转载【那些剑三里你想当然最终却很意外的事情】(七)

发布于 2019-08-29  777 次阅读


那些剑三里你想当然最终却很意外的事情

转载自百度贴吧蝶舞清墨,有删节

(十二)

“听了有什么想法吗?”师兄问。

我沉思片刻,开口。

“粑粑喜欢我,是因为我比他更成熟,是他觉得神秘而无法掌控的。但是同样,他在我面前没有骄傲自豪的感觉,总觉得他在仰视我。

而芊芊是恰恰是和我相反的一面。她粘粑粑,依赖他,崇拜他,对他撒娇,能让他油然而生一种大男人保护女生的冲动,所以粑粑始终无法对她狠心。”

师兄的语气里带了一丝笑意:“人家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看来也不全是这样。”
我叹气。

“不,那人说得不错。如果我是旁观者,我肯定会说,从芊芊开始插足两个人之间开始,就可以分手了。

可我是其中之人,就算理智上知道,感情上一时也割舍不下,才会拖到现在。”

 

师兄沉默了许久,说:“……如果需要向我倾诉,随时可以找我。”

“哦,那正好,我有一件好事要告诉你,来跟我一起开心开心。”我说,“你还记得我的仇人吧?前情缘毒哥,拂袖三少,暮暮沉萧那些。”

“记得啊。怎么了?”

“我有很多一星期只打一次本的小号,有几个他们没有注意删好友。今天我上线的时候看到三少在好友频道里说,他买披风充通宝不小心充成点卡了,哈哈哈……

哈哈……

哈……

……师兄,你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不好笑吗?”

“哦,我也看到拂袖在世界上发广告卖猴红了,可惜猴红翻车了连原价也卖不到。”师兄平静地说。

“是吗?我都没看见,哈哈哈哈……”

 

“旋转木马结束了,璃儿。”

我止住了笑,算了,在师兄面前,何必做这么拙劣的事。

“我承认,我有自己的私心。但是你看清楚这些现实之后,还打算维持吗?”

师兄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环绕。

“……师兄,当年我和采花也这么说过,我不是傻子。”

我苦笑,“没想到……这么快又要死情缘了。”

“你曾说一个耕田耕得很好的女人,其实想要的是耕田耕得更好的男人。

你并不是一个女强人,你也会像芊芊一样,依赖别人,崇拜别人。

只要那个人比你更强,能够让你安心。”

我突然想到师兄之前说的话。

难道……他玩奶,就是想要一点一点消除我对他的不信任感,从放心把自己游戏里的生命交给他开始,慢慢连带着相信他整个人?

 

我对师兄现在信任吗?

——信任的,百分百的信任,或许更甚于粑粑一些。我会觉得他不会害我,他会帮我,他说的话做的事必然有他的道理,我有烦恼时想去倾听他的意见。

这样的转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一旦和粑粑死了情缘,大概连朋友也做不成了吧。”我喃喃自语。

“但是,你还有我。”师兄说,“如果你没有遇到他,你会喜欢我吗?”

我笑笑,当然他是看不见的。

“算了,我不想听到回答,男人也是有自己的脆弱的。”师兄故作调侃地说,“那么晚安了。”

“晚安,谢谢师兄。”

 

那天晚上,我整夜翻来覆去,想起了好多好多的事情。

想起粑粑当初是如何惊艳地从天而降,像一个救星一般。

想起他曾对我说,就算哪天我们真有矛盾,他也会记得,

我一定不会害他,不会骗他,他会无条件相信我。

……也想起,当他明明知道芊芊的存在已经伤害到我的时候,他选择放任这样的伤害继续下去。

 

最后沉沉睡去之前,我的脑海里只记得两个声音。

那是师兄的声音。

他说……

“旋转木马结束了,璃儿。”

“但是,你还有我。”

 

我应该是决定要和粑粑死情缘了。

虽然决定了,但是想到就觉得头疼,总想着,明天再说吧。到了第二天,又想着,明天再说吧……

周末,我和188的母亲提出四个人一起见见面,反正她们本来也认识,说白了就是她们的八卦心理爆棚,想看看我和188的相处如何吧。

所以当我妈看到我和188安静地吃东西,不说一句话,各自看各自的手机的时候,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你们两个平时见面就是这样?各自看手机?”

“是啊。”

我妈的脸色显然不太好。我才不管她,又夹起一块肉,188出声:“等等, 这个还没熟。”然后夹起另外一块夹到我盘子里。

哦,这下明显脸色好多了,我妈真是好懂。

 
结束的时候,我和188走在两个妈妈后面。

188突然问我:“我最近有点空,想去玩玩你那个……剑三,你带我吗?”

我点点头:“好啊,但是我只会玩奶,别的可能教不了你。”

他笑:“我在魔兽也玩过治疗,玩奶就玩奶吧,我只是试试看,也不一定玩很久。”

“那好,回家你下好游戏以后叫我。”

188说想玩个上手简单一点的,所以我给他推荐了奶毒。

他……建了一个毒萝。

 

188是个剧情党,所以想要自己一点一点做任务练级。

我就放手让他自己摸索,倒也挺省心的。

他暂时是自己练级,也就没有让他上YY。

不如……今天就把这个情缘死了吧,也省的还要跟粑粑介绍188了。

 
如今,粑粑已经不像当初那样,每天我醒来上线, 他就已经蹲在我YY里,我下线的时候,他也还在我YY里了。

所以,我把粑粑叫上了YY。

“我们死情缘吧,粑粑。”

“又怎么了?”粑粑还没反应过来,“我今天又做什么事了?”

“你没有做什么……只是我希望你和芊芊断绝来往,你做不到,勉强起来也没什么意思,那就我离开吧。”

“怎么又来了……”粑粑似乎很无语,“前几天不是好好的吗?你不要赌气,好好说,到底又怎么了,芊芊招惹你了?”

 

“我能说的之前已经说尽了,我不想再说了。”

我感觉我的声音满是疲惫,“总之,我和芊芊你只能取其一,不可能两面都保全,也不会让你就这么拖延下去。

既然你舍弃不掉芊芊,那结果就是我离开。”

与此同时,我点下了断绝海鳗情缘。

帮会很快弹出一句:“手起刀落,今后和【粑粑】江湖不见。”

游戏里的小歌萝,也对粑粑说:“对不起,我还是决定只剑侠,不情缘了。”

 

师父也在我们固定团里,多多少少知道点芊芊的事情。

虽然死情缘之后师父沉默了很多,但他对我这个徒弟还是挺关心的。

当时师兄不在线,所以第一个给我发消息的,是师父。

我对师父说:“等我先解决完,再来跟师父汇报。”

师父很快回:“好,不管最后怎么样,你不要太难过了。”

 
另一边,粑粑也看出我是认真的了。

“你这是干什么?说断就断了?”粑粑质问着,“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好好解决,你太决绝了,一点缓冲的余地都不给我?”

“解决问题?……我之前不是一直在试图解决问题?”

我觉得好笑。

“我前面给你那么长时间的机会,都被你吃了?

我已经看不到任何希望了,才作出的这个决定。

难道一定要我说要死情缘,你才开始解决问题?”

 

“为什么我就必须跟芊芊绝交呢?你为什么一定要逼我?”

粑粑还在试图跟我争论。

“我不想再把我说过的话重复一遍又一遍了……真的好累。”

我颓然,“我最后再说一次吧……我不逼你,逼出来的也没意思。

你可以不和她绝交,你选择了她,那么就没有了我。

如果你还是听不懂,我也没有办法了。”

不想再和他在这个问题上多作纠缠,我直接退了YY。

 
周一打本的时候,我看到芊芊一如既往地向粑粑发出了同骑邀请。

这一次,他终于坐上了她的龟。

 

我自然是第一时间把这件事给师兄留了言的。

但早上醒来时,才发现师兄在半夜的回复:“嗯。”

其实我想听他说更多的话,但是这算什么呢?

和粑粑死情缘了,转头就找上师兄?

…………

 

和粑粑、芊芊还在一个固定团,整日抬头不见低头见,

其他的团员也都稍微知道一点情况,我似乎显得很可怜。

然而我并不喜欢别人把我当做被抛弃了的女生来同情。

所以,我买了一个情毒姐,转了过来。

要介绍详情吗?

大概是五六红金发全,紫白菜橙繁,粉蓝公主绿不欺粉人面粉娃娃,一代粉孔雀披风,70CW碧蕊白莲80CW浴凰,夜半。

团里的人完全想不到,我一个全身上下只有一套校服,拍装备稍微高点就P的穷酸小毒萝,竟然说买就买了一个这样的情号,纷纷刷新了他们对我的认知。

人靠衣装,上着这个号站在粑粑和芊芊的面前,我瞬间觉得连底气都长了不少。

 

春节阵之后,大家的装备都提升了很多,

到出春季披风的这个时候,我们团已经可以换几个野人打,甚至带两个老板了。

一部分装备已经毕业的,或者只喜欢开荒的人,就渐渐打的少了,比如师兄。

在我开始有点想念他的时候,他上得越来越少了。

我有问过他最近为什么不常上了,他只说开荒太累了,如今暂时不用开荒,就想休息一阵子

另外一边,一旦我真正认真起来,开启了全金团模式,芊芊和粑粑完全在我手里讨不到好了。
芊芊在团里问买画卷还是羽毛好,我冷笑着把她说的话都看进去。

第二天她在YY群里发了她买了画卷的截图,我紧接着就甩了一张背包的截图上去,羽毛画卷黑白荷花狼头粉牡丹兰陵我都买了,下面跟着一句:“我每样都买了一件,这样就不用愁了,想穿什么就穿什么。”

团里的人纷纷大喊土豪啊,包养我吧,送我一个吧,我和他们开着玩笑,看着屏幕,芊芊没说话。

所以镇楼图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东西,我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买买买的。

 

我和芊芊撕治疗装,和粑粑撕输出装。

可能我刚和芊芊撕了一个加速的帽子,她恨恨地拍不过我,觉得我不会有这么多钱了吧,可是下件我接着撕。

说真的,我挺红的,到我写这个帖子发了两块出大铁的图为止,95版本我已经见了9块大铁了。

当时团里出的第一块大铁,我开的奶花,低价1000W。

芊芊有点犹豫,毕竟她是个学生党,虽然爸妈给的零花钱比较充裕,一下子拿7000却是拿不出的,得向父母开口。

见她有意思,我就直接拿了,然后挂RR代售,卖号。虽然当时点月还没开互转,我是月卡,花萝又不好卖,整整卖了三周。

一个月后,团里出了第二块大铁,我开的奶秀,那时是凌晨1点了,已经叫不到什么外拍老板了,底价600W。

这次芊芊是真的很想拿,然而大半夜了她没地方去弄钱,正试图向粑粑之类的亲友借的时候,我说我可以直接打相应的RMB,于是为了节约时间起见,大铁还是卖给了我。然后我又挂了代售,卖号。

我就是不让芊芊拿大铁。

我就是喜欢她那个恨死我却又弄不死我的纠结样子。

为了表示我不是在瞎说,我稍微搜了一发以前和亲友的聊天记录。

买了一堆春季披风的时候给师父发的:
 

 
还有我拍大铁的,这里就我自己的ID,就不涂了:
 

 
其实还有一张我毒萝号出大铁的截图,
但是我现在不在台机上不能P掉ID,就不发了。

我想起来,笔记本没PS,但是可以用画图软件涂ID啊!
于是早期的还是儒风年代的出大铁图出炉了。
哎呀,我奶得还不错吧
 

 

此时188有点喜欢上了剑三这个游戏,既然决心玩,就打算好好买一个号。

于是他买了一个橙武心血苍云,当时还算是亲爹吧。

188是我带进游戏来的,何况不管怎么说,对外他毕竟是我的男朋友。

于是,我和188一起的风光,完全把粑粑和芊芊压了下去。

更何况, 团里谁不知道他们是怎样一回事呢?

 
……我没想到,芊芊会对188下手。

 

我以为芊芊虽然吃了我的哑巴亏,有苦说不出来,但她还是很喜欢粑粑的。

直到有一天188跟我说,芊芊想叫他帮她黑个马,他不知道怎么打,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188并不知道芊芊和我之间的过节,只当她是一个团经常一起打本的,也算个眼熟的人。

我说好啊,然而不出我所料,芊芊拒绝我进组。

我告诉188,188说他去问问看,如果我不去,他也就不去了。

……嗯,朕心甚慰。

最终芊芊让我进了组,粑粑不在组里。

好机会啊,演戏谁不会,我也来演一遍呀~

我开的秀萝,那些她使过的小铃铛呀,风袖小花儿呀,烛龙殿带188双骑呀,全套奉还给她。

加上188一直问我,这里怎么走啊;那里要怎么打啊;啊我被小怪打了,你快来奶我……

而对着芊芊就礼貌而疏远:啊,谢谢你,其实璃儿会奶好我的啦;哦没事,我跟着她走就行啦;谢谢你,不过璃儿会载我过去的……

嗯,这个烛龙殿打的我非常爽。

 

我跟188说,这妹子想追你呢。

他愣了愣,然后笑了。

“好像剑三游戏里的……你们叫做情缘,还挺多的。

魔兽妹子少,不过我开过荒,做过主T,也当过会长开过团,总算也见得不少。

我现实里都还不想结婚,更不会载游戏里找老婆了,哦,就是情缘。”

我之前提过,在粑粑的事情上,我从来不认为我的敌人是芊芊。

188就是这样一个立场坚定的人,芊芊很快知道她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便消停了。

还好还好,如果连188都被芊芊拐走了,我可真没脸面在团里待下去啦。

 

此时距离我和粑粑死情缘已经一个月了。

虽然我并没有和粑粑闹到前情缘毒哥那种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但终究也没有再怎么联系过。

所以在看到他的YY私聊时,我是很惊讶的。

……他想跟我上YY说。

我琢磨着可能是真的有什么急事要找我,毕竟我们不是仇人,便同意了。

谁知他一开口,就把我雷得不行。

“媳妇儿……我们和好吧。”

EXM???我们都死情缘一个月了,你这一开口叫我媳妇儿?

虽然我跟188并不算什么真的恋人,但要是他正好在这里听着,会怎么想我啊?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们再熬下去要猝死了,睡吧睡吧,
今天没有了~
你们这一群难伺候的小妖精,我睡觉的时候一个个在那里死命催我,我这更着吧你们一个个叫我早点睡。

嗯?好像到了什么时候了?

 

“我不是你媳妇儿,我们已经死情缘了。”先把关系撇干净,“怎么了,跟芊芊吵架了?”

“没有啊,我和芊芊一直都没有情缘。”

哦,你们绑不绑情缘是你们的乐趣,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情况,但是在所有人眼里,你们就是情缘,你们也没有否认,而且事实上你们也确实是绑定的。”

我好笑地说,“而且,谁告诉你,你跟她没有绑情缘,就可以回头来找我了?”

 

“以前的事情是我不对。”粑粑说,“但是当时你也实在太强硬了,没有给我一个过渡期,我一下子接受不了,但是我心里一直都是偏向你的。”

我叹了口气:“如果你来找我,还是要跟我重复以前的那些话,我不想听了,你走吧。”

粑粑忙解释:“不是不是,你听我说……我可以和芊芊不再来往,你原谅我,好吗?”

我眯起了眼睛,觉得有些诡异。

曾经那么难的一件事情,怎么突然间……就变得那么容易了呢?

唔……要怎么跟他套话比较好?

 

我故作善解人意:“虽然我们已经死情缘了,但也算是和平分手,勉强算是朋友吧?

……我跟你说,感情再好的情缘,都是有可能吵架的。

你别一时冲动,就像很多人报复性出轨一样,以为可以惩罚对方,最后却是惩罚了自己。

你和芊芊要是有什么问题,你们还是要好好解决,直接放弃不是个事儿啊。你要是觉得放心,也可以讲给我听听,我帮你参谋参谋。”

 

我的语气,温柔得像是他亲密的恋人一般,仿佛我们这两个月来的所有不和、争执,都从来没有发生过。

这样的温柔亲近,让他放下了防备,跟我道出了实情。

“其实我一直都是喜欢你的,但是你当时那样逼我,我气不过,就想,既然你那么希望我和她在一起,就和她在一起气气你吧,让你感受感受我的重要。”

“我没跟她绑情缘,但是毕竟因为我,她背了一个小三的黑锅,我总不能让她一个人背负这一切,所以能帮她,能照顾她的地方,都尽力一点。”

哦,你是智障么,你觉得你哪里气到我了?我看我让你们受的气比较多。

而且跟别的妹子走掉的男人,真的一点儿也不重要。

当然我只是在心里笑笑,人还是在YY安安静静地听。

 

“后来你带了那个男的,就是188,到游戏里来,你自己也一下子……怎么说呢,突然变得比她土豪,比她光鲜了。”

粑粑不知道我心里的小九九,自顾自地说着,“她心里有落差,就整天冲我发脾气,拍大铁的时候也一直怪我动作不快点。

我也还没正式工作,要拿几千块来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她一点也不知道体谅我。

我好怀念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你回到我身边来吧,好吗?”

哦,听了这么一圈,我总算听明白了。

 

我突然有些心疼,但不知道该心疼粑粑还是芊芊。

其实,排除芊芊和我是敌对的关系来看,我对芊芊本人并没有太大反感。

跟很多只是动嘴皮子哄哄男人给她买外观拍装备的妹子不同,

芊芊对粑粑是有实实在在的付出的。

她整天和他绑定在一起,陪着他,帮他拍装备,打本的时候那样小心地照顾着他的血条,真正地崇拜他。

虽然她之前也盯过188,但是我能感觉到,她的用心程度和当初对粑粑的完全不同,应该纯粹只是跟我赌气罢了。

听粑粑的口气,在和芊芊情缘的时候,他一定或多或少也流露过我才是他的白月光的意思,那她算什么呢?

甚至,她或许以为粑粑拍大铁时是故意找借口让我,在爱情之中的女人是很傻的。

芊芊一片真心对粑粑,她只是年轻罢了。

 

我心疼粑粑,是因为他都已经大四了,恋爱方面还这么幼稚。

想要真正维护住一段感情,恐怕还有不少的弯路要走。

 
“粑粑,你像是一个在考场里的学生,我和芊芊是你面前的两道题。

我占60分,芊芊占40分,你本来希望能够两道都解开,拿到100分。

然而你发现,解芊芊那道题太耗你的精力,为了这40分,你可能要丢掉60分,想来想去,还是宁可保住这60分,丢掉40分。”

我笑着说,“你想要100分的感情,但是世界上不可能有完美的女生,就像一个女生希望她的男朋友既浪漫又老实一样可笑,所以我和芊芊截然不同的两个人,结合起来可以满足你不同时期不同的需要。”

 

“我没有想脚踏两条船的意思!”粑粑忙解释,“如果不是你一定要我跟芊芊绝交,弄得我有点逆反心理,我只把你当做我女朋友,芊芊只是一个朋友而已。”

“可是,主动撇清暧昧,也是一个情缘需要尽的责任。”

想起了师兄,我有些难过,“芊芊已经明确作出要跟我争抢你的姿态了,你还是和她继续交往。

而我和师兄清清白白,为了你一句赌气的话,我不管有多难过,也还是和他绝交了。

你还没有明白吗?对你来说情缘比较重要,占60分,红颜知己次要,占40分。

你试图在60分之外额外获得40分,本来就是痴心妄想。

在爱情的考场里,你从来就只能做一道题。

你感到分不够满,是因为你没有找到一个80分以上的情缘而已。

毕竟我和你异地,年龄也有差距,你有大把的空闲时间,我却要忙于工作。”

 

“在爱情的考场里,我从来就只能做一道题……”

粑粑喃喃重复着我的话。

让他自己去好好想想吧……我这样想着,正打算退出YY,粑粑轻轻地问了我一句。

“我们两个……究竟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呢?”

“你看着其他人失败的感情,看着其中的男主角做的不对的地方,理所应当地觉得这些事如果发生在你自己身上,你一定不会做出错误的决定。”

我笑着说,“但是让你意料不到的是,有一天,不是别人,正是由你自己,亲自打破了你曾经许下的誓言。”

“——这,大概就是我能告诉你的第三件事了。”

 

到了今天,我终于感到……

我和粑粑的事,大概真的是要告一段路了。

(十三)

我没有想到,其他的变化也已经悄悄发生。

 
有一天,师父突然把我叫过去,跟我说,他要A了。

家里亲戚给他介绍相亲,没想到对方是他的初中同学。

而且在学校的时候就偷偷暗恋他,如今妹子只觉得是天赐良缘,自然很珍惜这段感情。

女孩子第一次上门的时候,就主动帮老人家打下手,洗碗,加上她对师父很明显的爱意,老人家对她很是满意。

我问师父,那你爱她吗?

师父说,我不知道,但是和她在一起,很安心,没有那种对以后的日子提心吊胆的感觉。

师父还说,马上要成家了,觉得男人不能一直这样安于一份薪资微薄的工作。他让朋友给他介绍了一份兼职,每个月可以多赚3000左右,所以以后不能再玩游戏了。

 

188约我吃饭,跟我说,他决定要出国留学了。

我很惊讶,随即一想,难怪他说暂时不打算考虑结婚。

毕竟以后究竟留在国内还是国外,还是一个未知数。

他把他的账号送给了我,说如果我号不够打,可以用他的号。

虽然苍云我玩不来,站在主城拉风撩撩妹子还是不错的。

至于那个小毒萝……我自己的号都打不过来,还要额外充一张点卡,还是算了吧。

 

我听说芊芊为了挽回粑粑,和他见了面。

毕竟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对自己还是比较有自信的,相信真的见到面,总有办法能扭转局面。

粑粑或许是对我的话有所触动,想要珍惜芊芊,又或者只是把芊芊当成一个备胎,姑且是接受她了。

可是没过多久,又传来他们死情缘的消息,这一次似乎双方都是铁了心的。

我虽然有心八卦,但是和他们疏远很久了,也就不再打扰他们了。

 

师娘曾经有一次找我聊天,

我问师娘最近怎么样,她说,很不好。

师娘的母亲几年前就已经去世了,一直是和父亲生活。

前阵子,她的父亲不小心从楼梯上滑倒骨折了,她虽请了护工,但还是有不少时候需要她亲自照料父亲。

她说,当我一个人在医院守在爸爸身边茫然无措的时候,多希望身边有个人能陪着我,帮帮我。

 
师娘问了我师父的近况。

我告诉他师父快要结婚了,还找了份兼职。

她淡淡地说,那很好,祝福他。

还有,不要告诉你师父,我来问过他。

 

似乎所有的人都尘埃落定了。

我突然一下子又成了一个人。

师兄呢……我的师兄呢?

我们团又准备开荒挑战了,可是他去哪里了?

——我找不到师兄了。

 

188在QQ上问我,要不要跟他吃一顿送别饭?

正好我最近闲的发慌,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全都离开了。

竟突然觉得只见过寥寥几次面的188也格外亲切熟悉。

 
还是老样子,我们去吃烤肉,他安静地烤,我安静地吃。

但是身边有个熟悉的人在,那种茫然孤独的感觉就会暂时离开我一会。

吃着吃着,我突然眼睛一酸,流下泪来。

188动作一顿:“怎么哭了?”

我擦了擦眼睛,摇摇头:“没什么,只是连你都要走了。”

“天下没有不散之筵席。”188递来一张纸巾,“不要那么用力揉眼睛,不好。不行就闭一会眼睛。”

我顺从地闭上了眼睛,硬生生忍住了眼泪。

 

“你想来送我吗?我飞的那天。”188问我。

我想了想,还是摇摇头:“还是不送了吧,送也改变不了你要走的事实,而且我觉得我肯定还会哭的,当着你那么多朋友的面哭,人家还以为你是负心汉呢!”

他安安静静回了一句:“好。”

“真的有可能不回来了吗?”我还是有些在意,忍不住问了一句。

如果是师兄的话,他会怎么回答呢?

他大概会说:“要是你现在就嫁给我,或许我可以考虑考虑把你一起捎过去。”

……之类的老不正经的话。

然而188只是淡淡回了一句:“嗯。”

 
哦,我没有说过,之前每次和188吃饭,都是他送我回家的。

但是今天,他吃完饭还要去别的地方,因此我们在地铁站道别。

他先陪我一起等地铁,很快6号线来了。

车门即将打开的那一刻,我听到188跟我说:

“如果遇到爱情,可要好好把握。毕竟,没有人会一直在原地等你的。你的担忧抗拒,会让你失去太多。”

车门打开,我想回头说些什么,却被汹涌的人流带着挤上了地铁。

 

188走了。

我们团开始开荒挑战了,粑粑自然也回来了。

只是,芊芊和师兄都不在了。

粑粑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站位的时候站在我的身边,而且每次下无敌的时候,感觉我都是在无敌的中心……似乎他的无敌,总是以我为目标插出来的一样。

他会偶尔跟我说几句公事化的话,比如,【璃儿】放个鼎吧,或者在我拉他起来的时候,说一句谢谢。

偶尔在我和别人撕装备撕不过的时候,M聊我一句:我这里还有,你真的想要就加价,慢点还我就好。

团长八卦兮兮地问我:感觉粑粑还是喜欢你的,有没有可能再复合?

我笑笑,粑粑确实成长了很多,他如今恰到好处的分寸,就是一个证明。

但是……过去了的感情,终究是回不来的。

他也正是格外看清这点,才会选择安静地和我打一个团,但是不打扰我的感情吧。

 

两个月之后。

有一天团长去下了个野团,谁知道指挥和团员都水的要死。

他受不了拿过了指挥权,可是团里5个奶妈都奶不起来,想叫我去救场。

恰好我那周打完了所有的号,本想拒绝,耐不住团长反复拜托,

终于想起了188还有一个奶毒号,便冲上了月卡。

 
人物出来的那一刻,我愣住了。

YY里团长在喊:“璃儿,你进本,键位调好了说一声。”

“哦,我马上进本了,键位不用调。”我说。

因为这个毒萝号的键位,和我自己用的,根本就是一模一样。

不仅仅是排列位置,也不仅仅是Q蹑云,R蕨菜这种普通的键位。

而是连打断是鼠标中键,甚至连互动键是C,都一模一样。

然而,188从来没有上过我的奶毒号,他不会知道我的键位。

曾经上过我奶毒号,帮忙打过副本的……只有师兄。

 

我愣了很久,然后想到了什么,赶紧给师父留了言。

我问他:“师父知不知道师兄的账号?我记得你帮他上号给过钱,能找到聊天记录吗?”

过了几个小时,我收到了师父的回复。

看着这一串账号和密码,我却有点胆怯,心里不知道是期盼,还是害怕。

 
期盼能有一根线,能把我和师兄再次联系上。

……害怕他们真是同一个人,那就代表师兄已经放弃了我。

 

我终于下决心登上这个账号的时候,

出乎意料的一幕出现在我面前。

在师兄的账号里,除了那个为我所知的妖娆毒哥,

还有一个满级的道长。

我点进了毒哥的角色,不出我所料,他的键位和我的一模一样。

……果然,188就是师兄。

我返回角色选择界面,选中道长。

 

道长清清冷冷的身姿,站在纯阳宫的广场上。

身上的装备比较主流,看来也是经常打本的。

我想了想,点开他的好友列表,

除了默认的一栏之外,还有一栏叫做“未来的媳妇儿”,

里面加满了我大大小小的九个账号。

——然而,我却并不知道这个道长的存在。

鼠标放上我的名字,果然全部都是单向好友。

 
此时,我收到了一条密聊。

【芊芊】悄悄地对你说:徒弟弟,你终于上线啦!不A了吗?

……这是什么情况?

芊芊叫他徒弟弟,而不是师兄……难道……她不知道这是师兄的小号?

 

我想起了师兄那段时间的神秘失踪。

虽然那时师兄在玩188的号,但是188上线并不多,不至于让他完全没有时间玩他的毒哥。
难道……粑粑和芊芊那段时间的不太平,师兄也在里面掺了一脚???

 
我回了芊芊一句:“斯密码三~~这个号卖给我辣,我是看号哒~

(这样芊芊应该看不出是我)

然后YY敲了敲粑粑:“【道长】这个号,你认识吗?”

粑粑回:“认识啊,是芊芊收的徒弟,怎么了?”

……连粑粑也不知道师兄的小号。

我想了想,问:“你和芊芊之间的矛盾……跟他有关系吗?”

粑粑回了我一串……,输入了好久,最后问:“都是过去的事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别跟我卖关子了,这对我很重要,快点告诉我吧。”

 

我从粑粑口中大致了解了经过。

这个道长号,红发外观披风脚气马一样不少,明显和粑粑成势均力敌之象。

当初猴金和金箍下架时,芊芊后悔没买,但是最近零花钱紧缺。

师兄表面一声不吭,但心里记了下来,买了一套邮寄给芊芊,还故意在YY当着粑粑的面前说,让粑粑失了不少面子。

当然,那时芊芊还是喜欢粑粑,最后还是把钱还给了师兄,但是有师兄和粑粑的对比,加上粑粑一直在芊芊面前觉得忘不掉我,她心里的天平已经渐渐倾斜。

 
我这才知道,原来师兄之前失踪的那段时间,一直在玩这个小号,挂在芊芊和粑粑的小YY。

 

在我最后和粑粑敞开心扉之后,他回去找芊芊,原本是想跟她分手的。

但芊芊为了挽留粑粑,来到他的城市来和他见面了。

粑粑想着已经辜负了我一个,就不要再辜负一个,所以打算和她和好。

却没想到,芊芊把她在粑粑这里的事情在YY一说,师兄也来了。

 
我笑了。虽然粑粑长得清秀帅气,师兄长得只是干净,但是174的粑粑和188的师兄站在一起,可不一定谁比谁更能打动妹子的心。

……何况,如果师兄存了认真的心思想去撩一个妹,粑粑哪里是他的对手。

 

我心里涌起一股说不清的意味,大概是吃醋吧。

“所以……芊芊和你死情缘……和她徒弟在一起了?”我艰难地问。

“也不是……我也说不清他什么意思。”

粑粑犹豫着,“他对芊芊好,但他说只是希望她看清我,却并不想要和芊芊在一起。”

粑粑不懂,但我懂了。

 
我想起师兄曾经跟我说过,我喜欢纯阳,他练一个就是。

我却不知道,原来他真的练了……

 

我一直觉得,我绝对不会是师兄的对手。

我总觉得他比我套路更深,能够猜透我的心思,我在他面前掀不起一点风浪来。

……就像这件事,如果让我来做,我一定做不到他这样。

 
芊芊是真的喜欢粑粑,师兄想必正是看透了这点。

如果真的要让芊芊把这么执念的感情移加到师兄的身上,或许在他存心的伪装下也能成功,可那便是玩弄了芊芊的感情。

当芊芊好不容易从粑粑的感情中走出来,以为终于遇到命定之人,他却就此抽身,必定会给芊芊造成更大的痛苦。

从粑粑口中听来,芊芊和他算是彼此心寒,相忘江湖;从芊芊对师兄的密聊看来,她依然还把师兄当成朋友。这么大一场戏,他能就这样抽身而去,实在超出我的能力。

 
我也终于明白,师兄为什么会离开我。

那天粑粑找我复合,我拒绝了他。他接受了这个结果,但是希望我能和他再结一次情缘,让他存图留念。

我答应了他最后的要求,在他对我放了真橙之后,结了海鳗。

当时粑粑已经去了芊芊的帮会,师兄想必是看到了帮会的海鳗提示。

他……恐怕是以为,当一切归于平静之后,我最终还是选择了粑粑。

大概就是在这一刻,他对我彻底死心了吧。

但是即使如此,当知道芊芊要和粑粑见面之时,他还是为了帮我,去斩断芊芊和粑粑的缘分。

 

告别了粑粑,我的世界又归于寂静。

我回忆着我最后一次跟188,也就是师兄吃饭的场景。

我想起他问我要不要去送机,我却说不去。

我甚至没有亲眼看着他离开。

 
在和师兄认识的这段时间,我慢慢学会相信他,依赖他,可他却在我终于看清自己的心意时离开了我,去到我够不着的地方。

 

我想起他最后跟我说的话。

“没有人,会永远在原地等你的。”

这一次,他是真的走了。

可他到最后都不知道,我早已喜欢上他。

我喜欢你啊,师兄。

 

我呆呆地望着眼前的道长,突然我想到了什么,跑到厨房。

“老妈,你帮我问问阿姨,188的联系方式,我有事找他!”

我妈莫名其妙:“你这小孩怎么回事,火急火燎的,你们不是没谈吗?”

“哎呀你管那么多!帮我问问嘛!”

我妈嫌弃地看了我一眼:“当初让你们两个好好谈,你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现在人家走了,你上心啦?”

我勒个去,你是不是我亲妈啊?!

我妈朝我摆摆手:“行了行了,回头给你问问去。”

我回到房间,虽然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但至少,我要让他知道。

然后……接受他作出的选择。哪怕是放弃我。

 

我没能得到和他直接沟通的机会。

不知道是他事先嘱咐过还是什么,我只得到了阿姨转达给我的一句话。

“算了吧。”

 
虽然我猜想会是这样的结果,但还是抱着最后的希望。

如今,却是真的没有机会了。

不知道为什么,师兄离开的时间越久,当初最后几次和他见面的记忆反而越是深刻。

他跟我调侃似地说,男人也是有他的脆弱的时候,是不是隐约希望我能听出他的不安?

他误以为在我那样认清了粑粑之后,却还是选择和他情缘的时候,是不是以为他做的一切,竟然都没有打动我的心?

他是对我怎样死了心,才会跟我说,可能去国外定居,再也不会回来了?

 

剑三的时光慢慢过去。

挑战全通了,挑战削弱了,上阳宫开了。

服务器又合过了,我原来的团解散了,但90年代的团长回归了,又开了新的固定团。

我的春季披风早就全都卖出去了,买了10个狐金,从240一直卖到1200.

陆续出了很多大铁,曾经叫嚣着自己是连少年行都触发不了的咸鱼,有一天竟然连少年行都出了。

……我卖号了,A过了,又回归了。

 

过年了,我新的固定团的团长家里有事,好多天没有开团,我便去混野团。

猝不及防组进来一个花萝,【可爱的暮暮】。

哦,一直忘了提,前情缘毒哥,采花暮暮,拂袖沉萧他们,因为电七的浩气太过弱势,转到了蝶服,后来又去了新服。

可爱的暮暮,是暮暮以前的一个小号,所以没有跟着转过去。

我认出了她,可我换了新的号,她认不出我。

故人再次相见,却只有她一个人。

究竟他们在新服又经历了什么呢?我不知道, 也不想知道。

 

那天我打得心不在焉,分完工资飞回主城,却看到主城有一个26级的和尚在近聊刷广告。

“解字,每日三卦,可测姻缘和运程。”

我觉得有趣,便M聊了他。

“大师,解字吗?就解一个【缘】字吧。”

他很快回复了我:“施主,你要测姻缘还是运程?”

我想了想,还是回答:“测运程吧。”

“好,请稍等。”

我百无聊赖地等待着,没想到这个稍等的时间竟然那么久。

“施主久等了。那我要开始解字了。”

“施主去年这一年……过得不怎么样吧?”

我不置可否:“大师继续说,我看着呢。”

“缘字尖角转折过多,一是你之前不顺,二是你性格坚硬,”大师不紧不慢地打字,“若想以后顺遂,施主需在待人处事上更圆润,温和一些,不要太过倔强。”

 

我与大师交易,放上1000J:“谢谢大师,身上J不多,聊表心意。”

大师接受了交易,我转身朝仓库飞去,却见大师又M聊了我。

“小僧只管解字,很少插手别人的事……但是有一件事,小僧觉得施主应该知道。”

我有些疑惑,打了一个“?”

“其实……刚刚有一位少侠在我这里测字,测的也是一个缘字。

小僧不才,他想测的,恐怕就是施主你。”

我愣了一下,脑中一个大胆的假设瞬间形成。

“大师,你能不能告诉我,刚才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大师在聊天栏里复制了一个ID,【昨日旧事】。

我对着【昨日旧事】M聊了一个33.

【昨日旧事】悄悄地对你说:……

我朝着那人的方向大轻功过去。

 
你不认识我这个号,不过没关系。

这一次,让我来找到你。

 

——THE END——

(番外)

怎么还在问我要HE,难道我不明白地写出【昨日旧事】就是师兄,你们就看不出来嘛!亏我还想了半天特意选了这么一个带有暗示性的名字。

好了,其实从这个帖子开帖,就有不少人问过我这个问题。
我写的究竟是真事,还是故事?
我也陆续给一些人回复过,这里统一回复一下吧。
 
我是一个……很不喜欢被人看穿的人,这点你们大概都知道了。
如果我写一个完全真实的事,从头到尾写下来,没有伪装,会让我觉得很可怕。
但是给这个故事穿上外衣,里面的角色是我又不是我,就不会给我这种不安全感。
这个话可能比较玄乎,有些人看不懂,那么接下来的话应该是你们都能看懂的。
 
这个故事,我完全篡改了时间线,时间线压缩了,门派体型也未必是里面角色真正的样子。
事件也有穿插嫁接,比如说我有10个仇人,她们每个人有那么1件事,我写的时候就可能压成5个仇人,把这10件事分摊到5个人上,每个人算是有两件。
所以我用亲友的名字来给反派起名,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想来客串,一方面是因为这些仇人可能或多或少被我强加了一些其他仇人的事,所以也不污蔑他们,就不用他们自己名字里的字做代号了。
除此之外,真七编三。特别是里面有很多细节,是不是真的,相信你们感受的到。
感谢你们这么久的时间,在深更半夜的晚上陪着我写字。
晚安,早点睡~

 

没错,那些剑三里你想当然,最终却很意外的事——

番外NO.1

第四件事是什么呢,就是你明明觉得点进了一个外观帖,看了几楼觉得是个搞笑帖,结果出乎意料的是,它根本就是个挠心帖。

 

番外NO.2 【188是怎么成为我师兄的?】

据说我妈早就把我的QQ给了188,大约在我读大学的时候。

但是188觉得还是先自由恋爱,如果到了一定岁数没对象,那再见面看看能不能凑合。

不过,他还是加了我好友的——虽然我完全不记得这件事了。

然后他就会偶尔视奸我的空间啊,看看我的个人签名啊,到后来的说说啊之类,知道我玩剑三,在电七,知道我叫啥。

后来他自己想入坑了,就到了电七玩,但是前面说过他还是想先自由恋爱,所以没想联系我。

直到我跟前情缘毒哥死情缘,被仇人守,粑粑坐在我尸体旁边,他正好经过,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我。

而成为我师兄就真的只是巧合了。他知道我,我不知道他,他就姑且观察观察我是什么样的人。

 

番外NO.3:番外三只有一张图。
398的那个是伊吹前阵子出山河人间画册。
520是今天情人节。
亮点自己找。
 

番外三补充文字:

有一天,他坐在沙发上看手机,我坐在他腿上看他。

他打开大众点评,问我,吃什么?

我说:吃肉!

然后他就点了汉堡炸鸡。

输入支付宝密码的时候,我问:“我就在旁边看着呢,你不挡挡密码吗?”

他白了我一眼,说:“XXXXXX”。

我愣了一下:“你在说啥?”

“我支付宝密码啊。”

他的意思是不是:你要是想知道我可以直接告诉你,还用你偷看吗?

 

你们这群整天要我发糖的,不怕被我甜死吗!!!

明天要出金发外观了,你们钱准备好了没有!

反正我是拿到钱了!买买买!!!

520是上次情人节的,这次收到了1314,金发外观可以都买啦!

 

据说有人想知道大师给我id后我飞过去找师兄以后的细节。

其实也没啥细节,我就跟他说,这位大侠,我是你未来的媳妇儿啊!

 

然后?

然后188沉默了一会说:“嗯,我回来了”啊。

这种有啥好看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