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那些剑三里你想当然最终却很意外的事情】(六)

发布于 2019-08-29  694 次阅读


那些剑三里你想当然最终却很意外的事情

转载自百度贴吧蝶舞清墨,有删节

(十一)

粑粑一脸无辜:“我也不知道啊?我也吓一跳好不。”

打本结束回到自己的小YY,问芊芊,

她只是很随意地说:“他是师姐夫嘛,就是自己人,肯定要帮他拍的。”

我有点吃不准,表面上还是客气地说:“谢谢你了,回头我们买了J就还你。”

芊芊忙说:“没事的,送给他也没关系,平时都是师姐夫照顾我。”

我才猛然意识到,平时我,师兄和师父上班的时候,

是粑粑和芊芊两个人整日绑定在一起玩。

可能是我想太多了,但是感情的事情得防患于未然,

万一芊芊有心,真的有什么事的时候可就来不及了。

 
我很直接地对粑粑说,我希望他和芊芊保持距离。

粑粑很不高兴,觉得我在怀疑他,信誓旦旦保证他和芊芊什么也没有。

我说:“我不是怀疑你,我只是很不喜欢你身边一直有其他女人比我离你更近的感觉。我已经为了她吃醋了,就算是为了我的感觉着想,能不能跟她不要整天绑定?”

粑粑反问我一句:“那我让你跟师兄也绝交,你愿意不愿意?”

 

我当时一下子就觉得很生气,师兄和芊芊怎么一样呢?!

我从来没有整天和师兄绑定在一起,师兄也没有做过什么比粑粑更显得亲近的事情。

但是芊芊却给粑粑拍装备!

这种感觉就像一个女人给我男朋友买了件衣服,我男朋友还穿在身上让我看见那样,让我如鲠在喉。

但是,这只是我心里的担忧和不适而已,芊芊如果一口咬定她只是想帮亲友而已,也没有什么可指摘的。既然我可以说芊芊让我觉得不舒服,希望粑粑保持距离,那粑粑说师兄让他觉得不舒服让我保持距离,也很公平。

我说:“好,我和师兄说一下,以后不会和他有什么私人联系了。”

粑粑显然没想到我就这么接受了:“啊?”

我平静地重复:“我说,你要求的,我接受了,我待会就会和师兄说。

相对的,你也要和芊芊保持一定距离。”

 

睡觉了。
写到这里,我想聪明的你们都已经知道了……
跟粑粑不会是一个好结局。
还是忍不住说一声,跟粑粑也有非常开心的时候,
只是开心的事情我没有写,因为那些是日常,不是关键事件,
而和粑粑的争执是不得不写的部分,因为这些通向最后的结局。

你们看到的是我写出来的部分,所以越写到后面,
你们会看到越多和粑粑争执的地方。
但其实就算选择师兄,和师兄也不可能永远都不吵架。
用平常心看待粑粑吧,他其实一直都没有变,
和最初你们看到的一样。

 

我M聊师兄,把他叫到了YY。

其实我觉得我即将做的这件事,很微妙。

如果师兄并没有那么喜欢我,我去宣告要和他绝交,

他心里可能会觉得好笑,笑我太把自己当那么回事了。

可如果师兄依然喜欢我,那么他已经为了成全我而退居一旁,

而我却为了粑粑的无理要求和他绝交,连个朋友都做不成。

 
师兄上了YY,问我找他什么事。

我刚想开口,没想到粑粑也跳了下来。

……我瞬间有一种被监视的感觉。

而且,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体会,

如果只是我跟他说这件事,那还没什么。

带上粑粑一起说,有种示威的感觉。

 

可是也没办法,毕竟粑粑才是我的情缘。

即使有些对不起师兄,但是我总要更照顾情缘的情绪,而不是外人的。

这一番思量,我沉默了一会,倒是粑粑先开口了。

“师兄(情缘之后粑粑都跟着我叫了),你怎么会玩奶毒的?一般男的都不喜欢玩奶吧,我感觉很娘。”

我非常惊讶,粑粑一直算是蛮纯良的孩子,从他嘴里说出这样的话,可以说已经算具有明显的攻击性了。

师兄淡然地回答:“也没有特别喜欢,只是正好玩了,团里也需要,就一直玩下去了。”

 

“哦,我还以为你特别喜欢玩奶呢,就跟我媳妇儿这样的。”粑粑说道。

师兄又轻笑一声。

“如果你留意的话,你会发现璃儿经常是团里活到最后的人之一。

——璃儿喜欢玩奶,是因为她怕死。”

师兄的话,就像一块石头砸进我的心里。

“她喜欢玩奶,是因为她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她自己。

只有在血条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时候,她才有安全感。”

“她从不玩PVP,大约也是因为这个。

就算是游戏,她也无法接受被人杀死,或者夺去别人的生命。”

在听到这些话的这瞬间,我甚至一下子没有去想,

粑粑听了这些话会是什么感受。

我只是感到震惊,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人可以这样清楚地明白我的心思。

 

是的。

虽然心里隐隐地知道,但从来没有一个人,把这些话这么明白地说出来过。

我喜欢玩奶,不是因为可以救人之类的高尚理由。

我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其他的奶妈,会感到非常不安。

我不相信任何人。

我只相信自己。

 

“所以呢?你们叫我上来,是为了什么事?”师兄问。

我不知道,在师兄刚刚说了这么戳中我心里的话之后,

我要怎么样说要跟他绝交这种话啊!

我稳定了一下情绪,打算开口的时候,粑粑说:“算了。”

但我知道粑粑的这句算了,并不是真的。

和粑粑情缘这么一段时间,争吵了这么一段时间,

我基本摸清了他的脾气。

他现在看上去是退了一步,其实是希望即使他不强迫,

我也能主动地按照他想的那样去做。

尤其在在师兄刚刚说过那样的话后,我更加是不得不表个态了。

 

我在游戏里M聊师兄:“并不是你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粑粑不希望我和你再有什么私人的接触。

所以……对不起了,师兄。”

师兄M聊回复我:“我懂了。”

收到了师兄的回答,我在YY开口:“师兄,以后我们就当是普通的队友那样……不再是亲友了。”师兄干脆地回答:“好。以后我不会再上这个YY,不会和你私下聊天,除了一起开荒之外,不会和你进同一个队伍。”

听到这些话,我心里有点难过。

此时,我收到了师兄的密聊。

“最后问一句……之前你只打长歌的时候,我玩奶,有我在,你觉得安心吗?”

我回忆起那个时候开荒大战,因为长期玩奶的习惯,比起我的DPS,我更容易注意到我的血条。

而当我的血线危急的时候,身上会瞬间冒出蛊惑,减伤,偶尔还会有千蝶……

如今想来,除非师兄自己先死,不然,他从未让我死过。

我M聊回复:“嗯,谢谢师兄。”

 

完了写的有点想哭怎么办

 

处理完师兄的事情,我并没有要求粑粑也这样找芊芊谈一次。

我不想见证这么尴尬的时刻,我也信得过粑粑,希望他回头自己去处理好。

可他并没有。

那天学校(没看错,我是老师)有个什么活动放半天假,我提早下班。

粑粑不在YY,我上了游戏,看到粑粑在打英雄会战。

我有点奇怪,粑粑从来不会去打什么成就本的,今天是吹的什么风?

却见芊芊在好友频道发:哎,又没有出夜话白鹭。

我点开好友列表,查看芊芊的所在位置:英雄会战唐门。

——是巧合?鬼才信。

我点了粑粑申请进组,秒进,队长在芊芊手里。

 

看到我进组的时候,粑粑在队伍里打了一串“……”。

我私聊他:“退队,上YY。”然后自己退了队伍。

 
粑粑上了歪歪。

我问他:“为什么和芊芊一起打会战?”

“……芊芊想刷个夜话,我帮帮她而已嘛。”

“你别跟我装傻,”我在气头上,说话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你让我跟师兄绝交,我已经做到了,那你呢?你为什么还和芊芊两个人单独去刷挂件?”

“我那只是打个比方,想让你理解让我跟芊芊不要一起玩了,有多不近人情。哪知道你真的就跟师兄绝交了……”

原来粑粑一开始就是不想跟芊芊疏远的,所以才搬出了师兄来压我。如果我做不到自然也就没有立场来要求他,谁知道我真的照做了。

“所以呢?现在我和师兄绝交了,你却照样跟芊芊天天在一起玩?那我之前做的算什么?”

粑粑闷闷地说:“我怎么知道……那要不,你还是跟师兄说说,恢复来往吧。”

我简直要被他的话气笑了。

“你把人和人的感情当成什么了?想绝交就绝交,想联系就联系?你有没有尊重过师兄,尊重过我?”

粑粑也生气了:“你不可理喻!为什么一定要我和芊芊绝交呢?”

“那她对你有多重要?重要到已经影响我们的关系了你也不在乎?”

 

“那是你自己莫名其妙!……你很绝情,当初对我也是,说消失就消失,对你师兄也是,说绝交就可以绝交。但我不是这样的人!”

粑粑吼着,“让我莫名其妙就和一个朋友绝交,我做不到!”

呵,呵呵……好啊,原来我为了照顾粑粑情缘的心情,强忍着对师兄的歉意对他说绝交,在粑粑眼里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是因为我绝情!

我绝情?!我要是绝情,当初就不会下了那么大的决心,最后还是被他所打动。我是多么在意他,所以即使那么不想,也还是和师兄绝交了的!

“这么说,你是不会和芊芊疏远了是吧。”

我突然平静的语气可能让粑粑有点警觉,他试探地问:“你想说什么?”

我闭上眼睛,又问了一遍:“是不是?”

“是。”

“好,我懂了。”

按下电源键,我突然觉得心好累。

 

我们一周开荒三天,吵架那天正好是周四,后面几天都不用开荒,我就干脆两天没上线。

粑粑可能跟我赌气,也完全没有和我说过话。

有时候我心痒,悄悄爬上去看看,每次都能看到粑粑和芊芊在同一张地图。然后又更加生气,再马上下线。

就这样到了周末。

 
QQ收到188的消息,问我喜不喜欢吃烤肉。

仔细一想,距离上次吃饭已经两周过去了。

坦白说,我从小就喜欢吃肉,一点蔬菜都不吃!真的是一点,都不吃!

加上我这两天心情极度不好,正好恨不得能大吃一顿(……)。

所以我爽快地答应了。

 

跟188还是那样,没什么话题可聊,毕竟我是个死宅,

除了玩游戏,时尚明星化妆旅游运动都不感兴趣。

于是我们两个还是各自管各自安静地吃——

啊不,是188安静地烤,我安静地吃。

其实我觉得两个不熟的人,完全不说话,就在那里吃东西,气氛挺诡异的。

但是188神情自若,我也就不管了。

 

188突然问我:“你平时喜欢做点什么?”

其实最适合女生的回答大概是……瑜伽?健身?旅游?看书?之类听上去修身养性的活动。

而女孩子玩游戏,在婚姻市场上真的会被很多很多人鄙视的。

我曾经遇到过一个28岁的电视台后勤,当时我说的是,我平时就玩点小游戏,连连看那种,他都说,哎呀,喜欢玩游戏的女孩子还不适合成家。

更别提玩大型网游,一打本就是四五个小时了。

 
我下意识地要编点普通的回答,想了一想,还是老老实实地说:“我喜欢玩游戏,大型网游那种,要打副本的那种。”

他了然:“哦,我知道,我也玩,我玩过好几年魔兽。”

既然他也玩网游,而且他的神色里似乎没有什么惊讶或鄙夷的神色,我就觉得自在了,瞬间有一种自己人的感觉。

“那你现在没玩了吗?”

“嗯,A了好久了。”

“哈哈,哪天你要是想玩剑三,来找我啊,我带你。”

他不动声色地又朝我盘子里放下一块烤好的肉:“好。”

 

在我和粑粑没有任何进展的情况下,周一来临了。

我默默进了团,开打。

那天有几个现实认识的团员一起请假了,便组了几个外人。

实在过去太久了,不记得出了个什么首饰吧,粑粑和别人撕,

在粑粑P了之后,芊芊继续出价,强行帮粑粑拍了下来。

不明真相的野人在团队里发:“我也好想有个土豪情缘帮我拍装备啊。

引起了两个其他野人的复制。

我,粑粑,芊芊都没有说话,倒是有个认识我们的团员忍不住了,

发了一句:“这个奶秀不是他情缘,那个五毒才是。”

团里气氛一下子很尴尬。

团长轻咳了一声,开始拍下一件装备,是个加速裤子。

我奶毒多个版本满加速,已经习惯了3.5S的醉舞。1051的加速在当时非常难配,只差这件下装就够了。

我出价,1W。

花奶出价,1W5。

我们陆续出到3W5,奶花P了。

师兄是不会在我出价的装备上跟我争的,我以为这件下装会到我手里。

然而芊芊出价了。

芊芊:36.

我:4.

芊芊:41.

我:5.

芊芊:51.

我查看了一下芊芊的属性,奶秀只要678就够了,而她已经达到了。她现在穿的是双会的裤子,如果换成加速的会溢出200多,而我却是正好差这200。

之前我提过,我们团队并不是金钱至上的,还是以团队成长为第一要素,因此我就把这点在YY上说出来了。

芊芊说:“我换了这条加速裤子,可以把那2个900品的加速戒指换成1000品双会的呀,这样加速就不溢出了。”

言下之意就是不让。

行,那就拍吧。

我:6.

芊芊:61.

其实我平时真的不会拍这么贵的装备,但是我这次真的就较上劲了。

我:7.

芊芊:71.

我:8.

芊芊:81.

 

拍到10W的时候,我收到了师兄的M聊。

他说:“算了吧,不值得。”

我看着这句话,不禁愣神,没有注意到团长的倒数。

“10W,5,4,3,2,1。芊芊的……”团长插了装备,却见芊芊在团队里问了一句:“【粑粑】,你那里还有J吗?一会帮我垫一点,我买了J还你。”

我说过,我很不喜欢自己的私事拿出来让所有人都知道。

现在芊芊和我撕装备,撕完竟然让我的情缘帮她付钱,团里那么多人不是瞎子,这是公开跟我叫板了。

 

和芊芊不对盘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从来没有和芊芊撕逼过。

因为我觉得,我的敌人从来不会是另外一个女人,

而是在这中间摇摆不定的那个男人。

如果粑粑的立场坚定,态度决绝,十个芊芊都闹不起风浪来。

我没有必要丧失自己的风度,只需要等待粑粑的态度就可以了。

但是粑粑什么话也没说。

 
我觉得心痛的时候,粑粑过来交易我。

我不明所以,接受了交易,只见粑粑放上了刚刚芊芊拍下的那件下装。

确认交易。

我打了一个“?”

他发了一个星星眼的表情,说:“我跟芊芊软磨硬泡了好久,终于说服她把这条裤子让给你啦!媳妇儿么么哒!”

 

我突然有点摸不到头脑,这闹的是哪一出?

难道……这厮没以为我们两个在吵架,在冷战?

以为我上次心灰意冷地说我懂了,退出了YY,只是普通地接受了他不愿意和芊芊疏远的事实?然后就啥事也没有了?

不然他是如何能做到这样若无其事地卖萌叫我媳妇儿的?

……我突然觉得有点看不懂了。

 

粑粑示好的举动,让我冷静了下来。

原本已经觉得心灰意冷了,突然又看到了希望。

或许……在粑粑眼里,这几天真的什么事也没有,毕竟我没有找他吵架,而他原本就不是一个能看懂我情绪的人。

至少在这件事上,我和芊芊,他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帮我的。

……或许,我们可以谈谈,可能有转机也说不定。

 

结束之后,我和粑粑一起关进了小黑屋。

我试探地和他聊了两句天,他的回答非常普通,确实没有赌气的迹象。

……他还真是迟钝啊!

我问他:“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别乱想,我没别的意思。”

“好。”

我斟酌着用词:“芊芊……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让你这么快就和她打下了交情。”

“你白天要上班,我一个人真的好无聊好无聊,芊芊正好白天也都有空,有时候带我做点乱七八糟的成就什么的,倒也蛮有意思的。”粑粑用撒娇的语气说,“不然你不在的时候,让我一个人要怎么办呢……”

“那么,”我小心地问道,“你觉得芊芊……对你没有特殊的意思吗?”

粑粑沉默了。

 

我了然:“你心里,其实也是有点明白的吧。”

“但我真的只是把她当朋友。”粑粑着急地辩解。

“那么换个位置思考,假如有个男的整天盯着我,明明你跟我在一个团里,他越过你去帮我拍装备,你心里什么感受?”

粑粑声音低下来:“我知道了嘛。但是她要帮我拍装备,我又拦不住。反正每次我都把钱还给她了的。”

“所以,我才希望你和她疏远。只要她每天还和你绑定在一起,她就觉得有希望。只有你们没关系了,她才会放弃。”

“……”粑粑没有说话,显然只有这点,他不愿意让步。

 
就如同师父和师娘一般,我已经隐隐看到了我们感情的尽头。

我并不是个有安全感的人。被别人窥伺我的情缘,会让我整天心神不宁坐立不安。

我一时还舍不得粑粑,或许会想办法维护自己作为情缘的地位。

但我想……

我和粑粑,虽然一开始就这么觉得,大概是不会好了。

 

这个时候,我突然特别特别想念师兄。

如果我说我现在面临的困境,想向谁倾诉,让谁给我一点意见的话,那绝对就是师兄了。
可是我不能。

 

我可以收很多J,在芊芊替粑粑出价的时候,在她的基础上再加价。

但是我始终觉得,在团里闹出两个妹子争夺一个男人的大戏,真的很丢脸。

所以我侥幸地找团长谈了谈,希望粑粑打P就是真的P,后面芊芊的出价就算她自己的,不能替粑粑拍。

于是在下一次芊芊试图替粑粑拍装备时,团长及时站了出来。

问清了芊芊是给粑粑拍的之后,明确地说刚刚粑粑打了P,就是不要了,别人也不能帮他拍,以后团里都是这个规矩,并且把装备插给了芊芊。

虽然不能根本改变芊芊和粑粑绑定的事实,但总算是稍微挫了一下芊芊的锐气,我稍微松了一口气。

后来我才知道,我高兴得太早了。

 

我可以收很多J,在芊芊替粑粑出价的时候,在她的基础上再加价。

但是我始终觉得,在团里闹出两个妹子争夺一个男人的大戏,真的很丢脸。

所以我侥幸地找团长谈了谈,希望粑粑打P就是真的P,后面芊芊的出价就算她自己的,不能替粑粑拍。

于是在下一次芊芊试图替粑粑拍装备时,团长及时站了出来。

问清了芊芊是给粑粑拍的之后,明确地说刚刚粑粑打了P,就是不要了,别人也不能帮他拍,以后团里都是这个规矩,并且把装备插给了芊芊。

虽然不能根本改变芊芊和粑粑绑定的事实,但总算是稍微挫了一下芊芊的锐气,我稍微松了一口气。

后来我才知道,我高兴得太早了。

 

如果我告诉你们,我又出了一块大铁…………
你们会有什么想法…………
所以我真的不是骗你们,
我师父又跟我在一个团里……
所以为什么,我的师父,都,
变成大橙武了………………

 

之前芊芊对粑粑的想法只是我一厢情愿的猜想,

如今算是真正摊开了。

我知道芊芊喜欢粑粑,粑粑也知道,芊芊也知道我已经知道。

可能是因为这样,一些以前没有的小动作也慢慢浮现出来。

 
比如粑粑身上总是挂着的小铃铛(奶秀奇穴+10%被治疗,只能给一个人)。

比如粑粑作为一个气纯,减伤是比较废的,每次在团长喊全员减伤的时候,芊芊自己的天地,粑粑身上的风袖小红花。

比如仙侣的水路比较多,每次脱离时,芊芊总是召唤小乌龟,目标对着粑粑双骑——虽然粑粑并没有上她的乌龟,但她锲而不舍。

比如需要分散站位的时候,粑粑一般选择站在我的附近,芊芊就站在粑粑的另一边,惹得团里的长歌老是抱怨一群奶妈吃什么破苍穹。

……这些就像一个毒瘤一样,看的刺眼,却割除不掉。

 

有一天打完本,我和粑粑回到了我的小YY。

当然,自从和芊芊挑明以后,我的YY已经不欢迎她了。

聊天的间隙,发现粑粑说着前言不搭后语的话。

哦,原来他已经和芊芊有自己的小YY了。

要和他就这个问题再争执一次吗?

……算了,懒得。

我干脆退了YY,去看日剧去了。

待到12点再看向我的频道,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也不知道粑粑是早睡了,还是看到我退了,就下了这个YY,专心陪芊芊去了。

此时,我却收到了师兄的消息。

——用“却”这个字,是表示我很惊讶。

虽然粑粑上次说允许我和师兄恢复联系,但是我觉得这样像在玩弄师兄一样,不想把他再拖进我的泥潭里,所以并没有和他说。

所以此时,我其实已经和师兄很久没有私聊过了。

 

我惊讶地问他:“师兄,你竟然这个点了还没睡,你不是一直很注重身体的嘛。”

他回:“挂念美人兮,辗转反侧。”

“……说人话。”

“想你想得睡不着?”

师兄今天看上去有毒,但我隐隐又觉得不是这样。

“我有一段录音想给你听,你要不要听?”师兄说。

“好。”师兄说要让我听,必定有他的考量。

于是师兄久违地来到了我的小频道,放了一段粑粑和芊芊聊天的录音。

我明白了为什么师兄刚才那么有毒。

他这样提起……总好过用悲壮的语气说:“璃儿,我告诉你一个很不好的消息,你听了不要难过,你情缘现在在下面小房间和芊芊两个人打情骂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