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那些剑三里你想当然最终却很意外的事情】(五)

发布于 2019-08-28  645 次阅读


那些剑三里你想当然最终却很意外的事情

转载自百度贴吧蝶舞清墨,有删节

(九)

第二天中午醒的的时候,盾盾反常地不在线。

我打开帮会列表看了一眼,师娘昨夜已经加回了帮会,

但平时总是成双成对出现的他们,今天却只有师父一个人在线。

我有点担心,M聊问师父:“师娘怎么没上线?”

师父说:“她还在睡,昨天我们商量得太晚了。”

“那师父怎么没多睡一会?”

“我失眠了,睡不着。”

“那……后来你们商量出什么结果了?”

 

“我们这个星期之内,会找间房子租出去住。我……这几天要说服我爸妈。”

我了然,赞许师父的决定:“这样对你们是最好的。”

师父却一点也没有问题解决的感觉,很颓然。

“我不知道……你也知道,她家务一点也不肯碰的。

之前是有我爸妈在,如果搬出去住,等于所有家务都要我一个人做,

我是很爱她,但是想想以后的日子……你别笑我,我有点怕。”

“师娘不是说,请家政来做事么?”

“我工资四千,她现在一个月三四千吧,看看好像很多。

但是你也知道,她游戏里每个月外观披风买买买的,一个月就要花掉一两千。

她以前的意思是,她的工资就负责请保姆,和自己游戏的开销。

租房一个月要一千,剩下我三千工资要负担我们两个人全部的吃住。"

我想了想,现在他们两个人,在小城市三千尚且可以。

但是租房不会是长久之计,如果买房,这三千还要算上还贷,

以后还有孩子,这样压力就会略大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原本以为搬出去住,最大的问题解决了,他们会越来越好。

但是现在师父的一番话,让我听出了他的心灰意冷。

一旦师父开始动摇了,我感觉,他们的感情……

可能快要走到尽头了。

 
我开解了师父几句,手机铃声响起,是粑粑打来的电话。

我很诧异他今天又打电话给我,但他昨天也没提什么过分的要求,我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

“师父……对,对不起,我有点麻烦,你能来帮我一下吗?”

原来粑粑今天早上带了手机和零钱出门,钱包和身份证放在房间里。

结果耽搁了时间,回宾馆的时候超过了中午12点。

他身上钱不够续房费,卡就失效不能打开房门拿钱包。

他拿不出钱包,就没有钱来续房费被关在门外。

他在上海只认识我一个人,没有办法只能求助于我。

 

我一边感叹着粑粑的智障,一边在脑中思量。

罢了,既然如此,那就见上一面吧,我又不是怕了他。

我带上钱,跟师父说了一声,就出了门。

我见到了粑粑,一个挺干净斯文的小伙子。

男孩子嘛,只要相貌普通,打扮清爽,总不会难看。

更何况粑粑的家境应该不错,在穿着品味上更胜一筹。

他很快猜出来我是谁,朝我走来,大概想叫我师父,

但是想了想又只是笑笑。

也是,要是在这里一口一个师父地叫,其他人恐怕以为我们神经病。

 

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跟我解释。

“师父,你相信我,我不是想骗你出来。

我知道你不想见我,要不是真的没办法了,我——”

我打断他:“就你这个智商,竟然敢一个人来上海旅游。”

他有些尴尬地笑笑,我又补了一句:“我知道,我没怀疑你。”

 
我替他续上了房费,和他一起上楼拿钱去。

他很绅士地开了房门,侧身让我先进去,

在我身后轻轻带上了房门。

耳边传来他有些无奈的低语。

“师父,你你对我也太没有防备了吧,就这么跟才见一面的男人进房间?”

“还是……你根本没把我当成男人?”

 

我转身白了他一眼。

“你这些乱七八糟的话从哪里看来的?满满日系女性向游戏的即视感。”

“诶?你玩过?”粑粑似乎有些惊讶。

我哭笑不得:“所以你真是从那里面看来的?你为什么会去玩那个?”

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哦,我觉得那种女生是主角游戏,会描写女生的心理嘛。

还有不同男人找她搭讪、约会的时候,她的想法什么的……

我还真受到了不少启发,比如刚刚那两句话,我就觉得超级性感啊!”

看着他一脸认真的表情,我肚子都快笑痛了。

“徒弟弟,你,你没谈过恋爱吧?哈哈哈哈……

我的天,竟然有人能这么死板的去学恋爱,哈哈哈哈……”

 

他有些疑惑地问:“我觉得我学得挺像的啊,是哪里不对吗?”

我刚想要回答,突然,昨夜里迷迷糊糊的那丝灵光又再次闪现。

我不动声色,似是毫不在意地说:“徒弟弟,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如果你想要成为受欢迎的人,你可以营造有几个人喜欢你的假象,

然后假的就会变成真的。”

粑粑点点头:“我记得。”

“那种话,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男人说才有魅惑感,你没有那种气质。

但是反过来说,如果你真有那种感觉,我就不会这么跟你进来。”

 

我顿了顿,叹了一口气:

“还有徒弟弟,营造假象的那句话,我从来没有跟你说过。所以——”

“——盾盾,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新号的?”

 

很早就有人猜盾盾就是粑粑了,
恭喜你们,没奖励。

 

盾盾原本还算放松的神色,这一刻才绷紧起来。

“师、师父,你是从什么时候……”

“我原本当你是个女孩子,觉得你单纯,所以提点了你一些。

但是昨天我突然发现,最近我透露自己的事情有点多,

而每次说这些事的时候,都是你在旁边引导。”

我看着他,’“有时候一个话题已经可以自然结束了,

盾盾却会追问一下,让我说得更仔细、更深入,

以至于他已经把我前面一段纠葛了解的一清二楚。”

 

“当我想到这些的时候,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不过我也只是怀疑,直到刚才我试探你,你露出马脚。”

粑粑,又或者说是盾盾,苦笑着转身拿了钱还我。

“我本来……还想在你面前小小耍一下帅的。”

我好奇:“什么意思?”

“你常说,剑三里有很多你觉得理所应当,最后却出乎意料的事情。

我本来想说,觉得我会傻傻被你骗过,却还是被我找到,这会是第三件。

结果……原来我是真的傻,竟然妄想可以瞒过你。”

我有点想笑,但是觉得他已经很受打击了,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倒是觉得你已经进步得很快了。坦白说,

我根本想不到你能瞒的这么好,所以才一直没有想到你身上去。”

他惊喜地问:“师父,你不生气?”

我反问:“我为什么要生气?”

“那……不生气的话,陪我吃顿饭吧?——我请客。”

想着匆匆忙忙出门还没吃东西,现在确实有点饿了,

既然面都见了又何必在乎多吃一顿饭呢?

我就跟着他去了。

 

粑粑很绅士地问我吃什么,这把我难住了。

作为一个真正的死宅,我对上海的了解,

可能不比仔细研究过路线的游客多多少。

我在外面吃饭,也无非就是,

肯德基麦当劳汉堡王,

必胜客巴贝拉萨莉亚,

新亚大包永和豆浆沙县小吃。

 

最后,我大手一挥——

去了味千拉面。

一边喝着鲜鲜的汤底,一边和粑粑聊着天。

在他不着边际地说了一堆话之后,我有些哭笑不得。

“得了吧,我知道你想打听我,你也别东扯西扯的了,

难得我就在这里,想问什么就问吧。”

“那好,”他放下筷子看着我,“为什么知道我喜欢你,就要和我断绝联系?”

 

真是不够直接,不过含蓄正是粑粑的特点吧。

“你是想问,为什么我一点可能性都不考虑,就直接拒绝你吧?”

粑粑点点头。

我笑了笑:“我知道你明年实习,那你知道我多大吗?”

他有些疑惑:“你看上去……也就大四?”

见我依旧看着他,又试探性地说:“工作了?”

“工作两年了,比你大三四岁呢。”我平静地说,

“我大师父当时高三,她问我多大,我实在不好意思说我工作了,

正好也不想在网上透露自己的真实信息,就告诉她我在读大一。

后来怕互相穿帮,所以对着二师父三师父也是同样说辞。”

粑粑恍然大悟:“所以你这次没有之前那次那么伤,

因为前情缘比你小,你其实不喜欢他?”

我点点头:“不,我其实挺喜欢他的。

 

粑粑已经习惯我反着说话,也不在意:

“没关系,我不介意比我大几岁,我喜欢成熟一点的妹子。”

“可是我喜欢的,是比我更加成熟的男人啊。”

我笑着说,却见粑粑的表情再一次黯淡下来。

 
眼前这个略显青涩的男生,会为了我一句话,

时而欢喜,时而悲伤,他的情绪被我所牵动。

我并不是铁石心肠,我心里……也并不是没有一点点感动。

只是……

我决定告诉他。

因为珍重他对我的这份真挚的感情,他理当知道。

“粑粑,在我和毒哥情缘的时候,我就曾经很犹豫,

觉得情缘总是要死的,我也告诉过你,有个更加现实的理由。”

“那个理由有点……该怎么说呢,有点好笑,一般的人不会信,

跟真正的玛丽苏情节似的,所以我一直不想告诉任何人。”

意识到接下来我说的话,可能是真正的关键,粑粑也严肃了一点。

——“我……虽然还没见过面,但是已经有了结婚对象。” 

我刚醒,和层里一个妹子讨论了一下见网友的问题。
我玩网游比较早,13岁就开始了。
16岁左右的时候开始陆续参加公会聚会,有自己一个人去过别的城市,
也有网上的朋友来上海玩,见见面之类,从未出过事。
但是还是要提点妹子们一句,见网友需谨慎。
我去外地的时候,是要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的,
名字和手机号会告诉妈妈,另外约定每晚10点我会打电话报平安,
我自己会注意10点之前一定回房间,如果没有我的电话,让我妈打回来。
还有,你们不要看我写见粑粑写的那么随意,里面是有很多很多考量的。
首先,根据平时网上聊天看那人的性格,是不是冲动型。
因为大多数男人并没有胆子真的那啥,大多数是妹子后来半推半就了,
所以你要坚定地不同意,除非那人冲动起来根本没有理智,那这样的男人我不会见。
然后他的体格,比如粑粑174,身材清瘦,我170,估计跟粑粑差不多重,
如果全力反抗,以他那个小身板还不是我对手。
然后入住的地方正规与否,粑粑入住的旅馆比较正规,要登记真实身份证,
有点什么事情,马上就能找到。
最后就是进门的时候注意门锁,我之所以会把进门写的那么详细,是没有马上进去,
要知道粑粑是怎么样关上的门,有没有锁链条,怎么样可以快速打开。
以及出去吃饭的时候,如果在上汤或者饮料时你离开过,回来以后不要喝。
不要吃任何经过网友手的东西,任何。

我起床了做完日常打了个本,
然后我出了一块大铁。

 

粑粑可能一时没有转过弯来,只是看着我,一动也不动。

“这件事……当初我对暮暮也说过,不知道她是不是当个笑话看过去了。”

我平静地叙述,“有关我家的隐私,我不想说太多,你明白个意思就好。”

粑粑终于缓过来了:“你是说,爸妈强迫你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

我忙摆摆手:“没那么夸张,我还是可以选择的,只是我姑且接受了。”

“为什么?”他一脸的难以置信。

“有时候我会觉得,人生如果没有可选择的余地,或许会更好。”

我抿了一口茶,“如果现在,我自己认识一个对象,父母给我一个对象,

如果我选择了自己认识的,以后如果过的不好,会想自己当初瞎了眼啦。

如果我选择了父母介绍的,如果日后失败了,说不定会迁怒父母呢。

索性根本就只有那么一个人,也就没什么好纠结的了。”

 

“可是你明明有的选啊!”粑粑似乎很焦急,

“你试都没试过就把我淘汰了,宁可相信一个面都没见过的人?”

“所以呢?你是想跟我奔现吗?”我反问他,

“你看到师父和师娘了吗?他们现在过得如何?”

“我,我和圣僧的情况不一样。”提到这个,粑粑似乎有信心了一些。

“我比圣僧的情况好的多,假如我们在一起,我毕业以后可以到上海找工作。

我爸妈不可能跟我一起搬到上海,我们会有比较清净的二人世界。”

我惊讶,他竟然已经想过这么久远之后的事情。

“所以呢,你爸妈不介意我比你大好几岁,还要把你从他们身边拐走?”

他又挠挠头:“不知道,不过从小到大他们都很顺着我。

我想在我的终身大事上,他们肯定希望我幸福,会听我的。”

 

我笑了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实我的心并不是很硬,

所以在觉得粑粑可能喜欢我之后,

干脆直接从他面前消失。

就是因为我知道,

被粑粑这样纯良的孩子缠上,

我很有可能会心软。

只有干脆切断了联系,

才能避免这件事的发生。

可是现在,他已经在我面前了。

我知道,我心里已经有些动摇。

 
我想了想,对他说:

“我暂且……就算作你的情缘吧。”

粑粑脸上瞬间涌现喜色。

“其实,我依然不觉得我们合适,”我说。

“没关系,给我一个机会就好!”粑粑信誓旦旦地保证,“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吃完饭,粑粑央求着我带他去玩。

于是前面我说过,作为一个死宅……

咳咳……

所以最后我带他去外滩散步了_(:зゝ∠)_

 

“我到现在还觉得有点难以置信,你竟然答应我了。”

粑粑走在我略前面一点点的地方,时不时回头看我一下。

“哦,不信的话,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吧。”

“那可不行,反正我就缠上你啦。”

我觉得我跟粑粑的性别对换一下时不时比较好?

 

那天,我们在外滩聊了好几个小时的天。

粑粑讲了很多他以前的事情,算是让我多了解他。

和他吃晚饭的时候我提出这顿我请,但他坚称不能让女朋友请客。

他说虽然我只当他是情缘,但他当我是女朋友。

我没有再坚持。

 

吃完晚饭回家,已经八点多了。

我打开电脑,一下子收到了铺天盖地的消息。

我才知道,就在今天下午,

师娘已经收拾东西,一个人搬去旅店住了。

 

……其实我一直不懂为什么,

明明我看上去跟个女汉子似的,

可谁都喜欢找我说心事解决问题。

就像现在,发现我回来了,

师兄马上喊我上YY,师父也在。

 

我大概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今天师父和他的爸妈正好都有事出门,

下午会下雨,他们嘱咐师娘到时候把衣服收一下,师娘答应了下来。

但是等准婆婆回家,发现衣服都没收,已经全部淋湿了。

师娘说她只是忘记了,但因为她一直以来的态度,

老人家只以为她就是存心不肯做。

当时师父还没回家,老人家生气说了师娘,

师娘火爆脾气上来,直接收拾了东西走。

等师父到家知道这件事,打师娘手机已经关机了。

……他联系不到师娘了。

 

虽然觉得师父和师娘恐怕结局不会好,

但我也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我想了很久,终究没有像以前那样安慰师父,

而是冷静地告诉了他现实。

师娘手机关机,显然是不想让他找到。

老人家之前心有不满,但表面上相安无事。

这一次师娘直接和他们起了冲突,

恐怕是很难好了。

——总而言之,现在能确定师娘是安全的,就已经很好了。

而他们的感情……恐怕这一次,就是尽头了。

 

因着师父和师娘的事,我没法在这个时候告诉他们我情缘了。

等师父下线了,师兄问起我今天怎么不在, 才告诉了他。

所以,师兄是第一个知道我和粑粑情缘的人。

“虽然之前猜到了一些……但你竟然真的和他情缘了。”师兄今天难得正儿八经地说话,

“璃儿,盾盾给那些情窦初开的小女生做男朋友,是非常好的。

但他不适合你。”

“我知道。”

“我原本也觉得你心里肯定知道,但既然如此,为什么还会答应他?”

 

虽然师兄以前也有说过类似的话,

但他一开始调侃大于认真,我只以为他对谁都是如此调戏而已。

如今他说到这个地步,我怎么可能还不懂。

“师兄,我最怕的事情之一,就是被人看穿。”

这是我第一次,正面地和师兄谈我和他的问题,

“假如有一天我生了心理疾病,我宁可自己疯了,

也不会选择催眠治疗,把自己的心毫无遮掩地展示在别人面前。

那和身上一丝不挂一样让我感到羞耻和崩溃,你知道吗?”

师兄理解得很快:“所以,我比他更了解你,却反而让你害怕。”

 

“师兄,你说粑粑适合做小女生的男朋友,其实你才是。

你有一种……很抓人的气质,擅长把握女生的心思,

只要你想,可以让小女生深刻体会到沉稳男性的魅力。”

我自嘲地笑笑,“其实,没有什么男人是适合我的……

比起我来,还是那些年轻有活力的女孩子更好。

但是,就让我再做一会儿梦,不行吗?

——梦醒的时候,我自然会回归我该走的路。”

我看到游戏里的语言表情,师兄轻轻拍了拍我的头。

“这是你的人生,我难道还能说不行?”

“谢谢师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想谢他,明明是我自己的事情,

可我就是有种对他感激的感受。

“不过……我不会一直都在原地等你的。”

师兄低语,“你也不是会抱有不切实际幻想的小女孩了,

你应该知道,如果你玩儿的太久,总有一天,

我也是会失望,会离开的。”

我还不知道要如何回应的时候,师兄已经退出了YY。

我突然觉得心里很沉重,刚刚情缘的喜悦感已经荡然无存。

 

虽然结局已经注定了,
还是想问一句,你们到底站师兄,还是站粑粑~
我睡啦!明天起来看你们的回复

对了,真的是最后,最后再提一句,
所以你们知道为什么我师父都变成大橙武了吗?
因为他们都跟我一起打本啊!

 

后来,师父和师娘彻底死了情缘,师娘卖号A了。

其实师父和师娘中间还纠缠过一段时间,

师娘只是在气头上,冷静下来之后还是舍不得师父,

希望和师父复合。

师父虽然还是喜欢师娘,但是确实心灰意冷了,

该怎么说呢,以前一直追着她,让着她的师父,

第一次先转身离开。

此时,师娘终于一点一点开始让步。

一开始是说以后可以和师父一起分担家务。

见师父依然坚持分手,又说和公公婆婆住一起也可以。

但是……女人说分手,可能是希望男人挽留吧,

而很多男人一旦决定分手,就真的是决定了。

师父已经认定他们在一起不会幸福,不想纠缠下去。

 

我无法断言师娘当初绝不碰家务这点到底是对是错,

但师娘确实从一个高傲的优秀女孩,

变成了祈求爱情回头的伤心人。

爱情就是这样一个东西,是能让一个骄傲的女人,

慢慢磨灭了傲气,变得越来越卑微的东西。

 

因为师父和师娘的故事无关主线,

我想进行的快一点,就先把他们的故事,

在这里一笔带过了。

 

好了,说回我的故事。

我和粑粑情缘之后,既然身份都拆穿了,

粑粑也没有必要再用盾盾这个号来伪装自己。

他知道我喜欢纯阳,就买了一个道长号。

嗯……大概就是五六红,白娃娃,情人枕,夜话,脚气马这样。

虽然不像他之前的号那样有橙武,但是往成都那么一站,

平时也是有不少求情缘的勾搭的那种。

我也捡起了之前为了假装AFK而不上的秀萝,

不过我的号,秀萝也好,长歌也好,

依然还是除了一身校服拓印就什么也没有。

 

我曾经想过是不是需要和师兄保持距离,

怕他会和以前一样说些表白性质的话。

倒不是说我会动摇,只是我自己是一个……很不喜欢自己的情缘被人盯上的人,假如粑粑被哪个女孩子盯上了,即使他没有变心的意思,我也会浑身不舒服。

所以己所不欲,我怕师兄会在粑粑面前说这样的话,让粑粑心里不开心。

然而我过虑了,师兄毕竟是师兄。

自从我和粑粑情缘之后,他再也没有说过一句逾越的话。

 
过了一段时间,此时师娘已经彻底A了。

(上面说过师父和师娘的后续,此处不赘述)

师父新收了一个小师妹,是一个叫做芊芊的秀萝。

——当时我并不知道,她会成为我这一段情缘的终结者。

 

芊芊是一个说话软软萌萌的妹子(咦?),

作为一个成就外观党,她的号大概是这样的……

全红发一代金(当时只有一代金)粉白菜白螺母红彩云粉繁蓝绿不欺蓝粉公主四色娃娃菜(当时娃娃菜很便宜)红黑年轮一代粉二代粉三代粉(……)孔雀六翼金鱼荷花盒子(……)70双大CW+碧蕊白莲,80双大橙武+碎魂,90干将+煞·紫烟沉……

卧槽,终于把她的号的情况打完了。

 
别问我她的号卖不卖,毕竟我们已经撕逼了。

 

芊芊作为一个成就外观党,PVE的能力仅能打打荻花,皇宫这样。

所以她一开始是比较粘着师父的。

但是师父教管教,可能也因为刚死了情缘,整个人都没有生气,比较冷淡。

慢慢地,就还是跟师兄,我还有粑粑玩的熟一些。

她叫我师姐,叫粑粑师姐夫(……)。

 
随着我跟粑粑情缘的时间变长,我们像很多情缘一样,

开始渐渐有了矛盾。

 

(十)

那时我们已经组起了25仙侣花月开荒团,虽然还是只能打打仙侣老1老2,被老3虐的死去活来的程度。

而我在做一个输出宏选手和团队第一治疗(请容许我自夸一下)之间,显然选择了我比较擅长的治疗。

之前没有提过,我从13岁玩网游开始,一直都是玩治疗的。

包括长歌也玩奶在内,五七万PVE奶号我都有。

因着开荒团的需要,那时的治疗配置是这样的:

大附魔奶花,保T奶花(视需要也打大附魔),师兄奶毒,我奶毒。

 

跟粑粑的争端,基本都是些琐事,如今有好多一时也说不上来。

就随手举两个例子吧。

 
开荒,灭团是很常见的事。

有经验的奶妈可能会知道,灭团的时候,奶妈其实是很不容易死的,

一方面平时都会比较注意自己的血和减伤,一方面吃T阵常驻10%减伤。

在奶妈没死的时候,我们很有默契地选择分配拉人,

比如T奶队是五小队,五小队最上面的奶毒1拉1小队,

奶毒2拉2小队,奶花1拉3小队,奶花2拉四小队这样。

但是粑粑会为此跟我吵架,很认真很严肃的那种。

他觉得他是我的情缘,我应该第一个拉他起来,

然后才是管其他团员。

 

再比如仙侣老1,他死亡的时候,曾对我发了很大很大的火。

我说我的圣手在CD,冰蚕还没拉上,他就已经躺了。

他质问我,为什么不拉千蝶?

……虽然我们团的团长不强制分配千蝶,但是千蝶是一个很重要的团队技能,

它和无敌,鼎,战复一起默认就放在监控里,可显它的重要性。

千蝶捏在手里,是我们五毒在紧急情况下的最终手段了,

怎么能为了一个人就这样丢掉呢?

可是他不能理解。

他说,他是一个气纯,他才不管什么团队不团队,

如果我快要死了,他会毫不犹豫给我丢下山河。

——他也的确是这么做的,一次老2清小怪T没拉稳,

我差点被小怪打死的时候,他准确无误在我脚下落了山河。

……不是不感动的,但是我做不到他这样。

 

……诸多类似这样的小事,让我渐渐感到有些应付不暇。

粑粑还没有正式工作,他有很多的时间。

有时候为一件事争执到凌晨一两点,解决问题之后,

他安心睡了,我却还要翻来覆去想很久,而我第二天还要上班。

 
粑粑是在意我的,他希望我先拉他也好,为他一个人扔千蝶也好,

都是在向我索取爱,希望他在我心里的地位至高无上。

……然而,我觉得他虽然最重要,却也不能任性影响团队。

如果我真的必须做到那个样子,为了不影响他人,我宁可不打本。

 
彼时我们感到奶妈压力颇大,奶花的大附魔消耗也过快,

最终决定两个奶花轮流吃大附魔,空一个位置加个奶秀。

于是,芊芊就进了我们的固定团。

 

芊芊之前不怎么打本,相对而言水了一点。

因为她没有输出装,所以打大战时都是她奶,

打禅院或者是阴山老3小怪的时候偶尔也会把我们奶死。

有一次我跟粑粑开玩笑,说芊芊奶死人就从来不怪她,

我要是奶死了他,他就生气得不行。

他理所应当地说,因为你犀利,芊芊水啊。

……我说不清当时心里什么感受。

就算我再犀利,我也只是个奶妈,我不是神。

不是所有情况,都能靠奶妈奶起来的。

更何况,就算是再犀利的奶妈,难道就不能偶尔有一次分神或者不小心的时候吗?

——我犀利,是我的错吗?

 

另外一边,我也终于要和我可能的结婚对象见面了。

对方加了我的QQ,跟我约下午茶。

他问:“你想去哪里,要不要去星巴克?”

我忙告诉他:“我不喝咖啡,怕苦,加奶和糖也不行。”

他又问:“那去吃点甜点?”

我有点犹豫地告诉他:“我从小就不太喜欢吃甜食,

别的孩子小时候都喜欢吃糖和蛋糕,我却完全不感兴趣。”

说完我才想到,对方会不会觉得我在故意跟他刁难?

想解释点什么,转念一想,我也并不想和他发展恋情,

如果他这么觉得,就这样顺水推舟也不错。

 
不过对方只是犹豫了片刻,很快就回复我:

“既然不喜欢吃甜点喝咖啡,那就一起吃午饭吧。

你有想去的餐厅吗?”

怎么说呢,他的回复很绅士,很有风度,

从做朋友的角度来说,挺让人有好感的。

我回:“我都可以,你选择就好。”

“好,口味上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嗯?还挺细心啊。

我打字:“我不吃辣,不要去都是辣菜的地方就好。”

就这样,我们约了第二天的午餐。

 

写到这里,我又忍不住插一句嘴……

主要针对大部分的妹子们,汉子的心理我无法感同身受。
  
可能……会被喷吧。哈哈。
如果你现在的感情不好,不要抱着侥幸心理,觉得姑且先维持着这个。
当有人占着男朋友或者情缘这个位置的时候,你就不会太关注身边其他优秀的男孩子。
如果那时没有粑粑,就算我也不一定把希望抱在相亲上面,
至少当我发现我说错话的时候我会补救。
但是有了粑粑,我就会觉得,算了。
 
所以如果你想有一段好的感情,不要指望用新的替换旧的。
你必须,先把旧的分了,让你身边这个位置空出来,
可能你要忍受一段时间的心痛,寂寞,
但是这样才能有人走进来。

 

姑且称这次的见面是一次相亲吧。

我就是全程保持微笑,倾听对方的话,适时附和几句。

——这几点对任何相亲都同样适用。

这个相亲对象……就叫他188吧,因为他身高1米88。

因为大致都从父母口中听到过对方的情况,

所以很快就把个人信息交换完了,

然后不知道说什么话题好的188就开始说吃的,

说了好多好多吃东西的经历。

顺便一提,188选的地方真的很好吃!

大概是我脸上“哇你说的地方我也好想去吃啊”的表情太明显,

188表示下次可以带我再去别的地方吃。

我一愣,马上反应过来:这,这分明就是下次约会的预约啊!

可是粑粑那边……

虽然只是情缘,但他当我是女朋友的,我也喜欢他,

如果这边同时继续和这个相亲对象约会下去,不就是脚踏两条船了吗?

 

我想着该如何委婉地表达我不想和他继续约会的想法,

却没想到他先开口:“你有男朋友了吧?”

“诶?”我想了想,姑且算粑粑是吧,点了点头。

188笑了:“看出来了,你对我说的话其实都没有怎么上心,还时不时就要看看手机……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我暂时不想考虑结婚的事情,但是父母都比较着急,我也不想每次再去应付不同的女孩子了。他说话的样子还是那么有风度,“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你既然来跟我见面,说明你暂时也不想对你的父母说你男朋友的事情,对吗?”

我点点头。

“所以这样如何?我们对双方的父母称正在交往,保持一个适当的约会的度,比如一周吃一次饭这样,但实际上各自不干预对方的生活。作为朋友,我还是很乐意带你去不同的地方吃好吃的东西。”

我松了一口气,当然是高兴地答应了。

 

每次写跟188有关的事情的时候都感觉像写蹩脚的言情小说,好在写到这里,这些事情终于有好一段时间可以不用提起了。继续说游戏里的事。
 
我不知道你们是如何看待情缘送你东西的。
我有见过对方送了她什么,她马上就要还礼还回去的。
坦白说,我觉得这样会很伤对方的心,觉得你是一点点也不想欠他,而且显得算的很清楚。
 
以剑三的物价做比方的话,我的态度是:
我喜欢一个688的披风,我自己就买的起,不用求着男方给我买。
但是如果他希望送给我当礼物,我会欣然接受。但是橙武这种程度的话,我会拒绝的,如果他坚持要给我做,我会抢在他前面自己付钱。
如果举现实里的例子,我可以接受男朋友给我买几万的包,但是如果没结婚就要送我一套房子,那就有金屋藏娇的感觉,会让我觉得低他一等,我是不会接受的。 
 
粑粑在游戏里给我拍装备,撕个几万十几万,我会让他拍,但是适度的时候主动P。
我也不刻意还他,他拍了20W的武器但是正好还没买J,我就替他出了这个钱。猴红出的时候买了一顶送给他,这样。
但是送猴红是私底下的事情,帮他给钱也是我把J交易给他,他自己去跟团长结账。
所以在外人眼里看起来,我一个看上去很穷酸的五毒攀上了一个肯为我花钱的土豪道长。

 

我开始对芊芊警觉起来,是在她入我们固定团一个月以后。

此时芊芊已经适应了开荒的强度,成为独当一面的奶秀了。

我不记得那次出了个什么根骨装备,粑粑和长歌们撕了起来。

但是当时正好我和粑粑身上都没J,而且团里的说白了也都是自己人。

粑粑打算P了。

而这个时候,芊芊出价了。

“10W。”

团长有点愣,大家都知道芊芊是单修奶秀,而且在我们团里并不是金钱至上,根骨装是优先输出拿的,在根骨职业还没有的情况下,奶秀是不允许拍的。

团长就问她了:“芊芊,你是拍给自己吗?”

“不是,拍给【粑粑】。”

……当时我的心里,就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但也不能直接在团里闹事,只是偷偷私聊了粑粑

“你跟芊芊……什么情况?她为什么会给你拍装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