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那些剑三里你想当然最终却很意外的事情】(四)

发布于 2019-08-28  640 次阅读


那些剑三里你想当然最终却很意外的事情

转载自百度贴吧蝶舞清墨,有删节

(七)

我沉默,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些零碎的记忆。

师兄却是不依不挠:“你把恋爱和婚姻看得那么理性,

甚至可以当做一种可计量的等价交易。

那么,你告诉我,你爱过吗?”

我黯然笑了笑:“自然是爱过的。”

盾盾有些担忧地看了看我:“璃儿姐……”

而我已经恢复过来:“没事,盾盾。”

“我爱过,而且,如果以后遇到合适的人,我依然会相信爱情。”

“只是我更加清楚地知道,没有人能接受我无休无止的任性,

这些都是在给我的价值减分,等到对方觉得亏的时候,恋情就会失败。”

师兄似乎很满意的样子:“你这样想就很好。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给了他一个白眼:“既然你知道我对爱情的想法非常现实,

你就应该知道,我不会在游戏里找情缘。”

师兄完全不以为意地笑:“我也在上海,我们有的是机会。”

 

师父师娘这次还是和好了,但我隐隐觉得结局已经注定。

师兄依然准时12点下线。他严格按照自己的作息,会劝我一句早睡,但对我的我行我素也不会多说什么扫兴的话。

而盾盾,依然是迷之作息,等我看完两集日剧切回游戏,他依然在线。

“盾盾?”我试着叫了叫他。

“在呢在呢。”他几乎是秒回。

“你怎么还没睡?”

“想陪陪你呀。

盾盾的乖巧让我有点疑惑,究竟是不带任何其他色彩的友情,还是…

“璃儿姐,你从来没在游戏里找过情缘吗?”盾盾问。

我笑:“不,我有过情缘。”

要睡了,明天又要早起……
你们想不想猜我是什么星座?
知道的不要透露哈

猜我天蝎和处女的最多,水瓶也有那么几个,恭喜你们,答案就在这些之间

 

盾盾似乎有些好奇:“哎?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嗯哼?要打听情史?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我反问:“你问的是哪一个?”

“……”盾盾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后瞬间惊讶:

“哎?……啊?!你是说你有过好几个情缘吗?”

从盾盾认识我开始,我就一直是拒绝游戏情缘的态度。

所以他会有这个反应,我一点也不感到惊讶。

“嗯,我有过几个情缘,短的一两个月,长的快一年。

不过也没你想的那么可怕,毕竟我从11年开始玩剑三,

五年多的时间里,有那么几个情缘也不是很夸张的事吧。”

盾盾松了口气:“哦,对对,我忘了璃儿姐玩了很久了。”

“为什么你以前能接受情缘,现在坚决拒绝了呢?”盾盾小心翼翼地问,

“是不是……最后一次情缘……给你伤害很大……”

我否认:“不,是远远比这更现实的原因。”

——“是因为我能在游戏里逍遥的时间,快要到头了。”

 

“璃儿姐,你别吓我,你这是什么意思?”盾盾有点慌张。

我白了他一眼:“你是不是想到什么狗血小说情节上去了。”

他有些不好意思,发了个憨笑。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提示音,师兄爬进了YY。

我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凌晨1点了。

“师兄,像你这样对作息严格要求的人,怎么还没睡?”

盾盾可能听到我的提问,才意识到师兄也来了,和他打了招呼。。

 
而师兄的回答依然那么高深莫测:

“刚才没睡着,测了一个字,解出今晚你们有故事要讲。

怎么,是我不能听的吗?”

我叹了口气,开始讲那段明明没有过去很久,

却已经感到很遥远的往事。

 

(八)

有很多男人觉得现在的女人拜金,

其实真的只认钱心肠硬的女生真的只是少数。

而更多的女生,

会因男人的若即若离,纠结痛苦,辗转反侧。

会因男人的关心爱护,被他感动,心里变得柔软。

会因男人的甜言蜜语,智商降为0,甚至认不清事实。

大部分没有和自己女朋友走到最后的男人,

往往是因为你没能给她足够的爱,而不是钱。

我在剑三有过几任情缘,而其中最让人揪心的,

正是这样一个能把宠爱女生做到极致的人。

所以当死了情缘以后,他的上线下线也好,在好友频道里说话也好,

和我在一个副本团里,他是主T我奶他也好,都成了不能承受之重。

 

我A了整整一年半,A过了两个赛季。

团解散了,他结婚了,我回归了,

也因为这一年半的断层,我成了孤家寡人。

后来,我想找师父,可是M了几个,都说只想要小白。

后来我学聪明了,我说我曾经玩过,没满级就A了。

这样姑且也算是小白,终于拜到了三个师父。

没过多久,二师父A了,大师父转区了,

我最终跟着三师父定了下来,进了帮会,认识了暮暮。

 

或许是不想面临袖舞云裳之时,

眼前却失去了那个焦点的境遇,

回归以后我建的第一个号是纯阳。

是我一个纯PVE奶玩的第一个,

也是唯一一个输出号。

那是一段平静快乐的时光。

我对暮暮奉行对师娘的原则,

上线先和暮暮打招呼,有事先问暮暮,

三师父毒舌,整天吐槽我和暮暮,

所以斗嘴时我和暮暮一致对着三师父。

老叫三师父也不太方便,毕竟我师父有好几轮。

唔……就叫他采花喵吧。

 

采花和暮暮一起PVP的时候,我就做做成就看看日剧。

采花和暮暮准备打本的时候,我就跟着他们去蹭装备。

我没有刻意装蠢。

没有打过的秦皇陵,我蹭着采花他们的CD亲临现场。

听他们教我跳探雪台子,从令狐伤所在的高处纵身落地。

在第一次真正跟团打之时,在团长让我无敌之时,

迅速精准无敌地落在了需要的位置。

采花很快反应过来,我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小白。

他告诉我他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也安慰了我,

其实他并没有什么耐心教小白,所以我这样刚刚好。

事情的转折点,发生在半年之后。

暮暮的两个PVP亲友,沉萧和拂袖,回归了。

 

时间确实不早了,明儿一早要出门。
我跟你们嗦,接下来那段的情仇会全部揭露,
还会有一个很大的爆料,虽然你们基本都猜出来了。
以及,我就是12星座里最常拿来黑的星座,比如:
“如果12个星座消失一个,最希望是哪个星座”的星座。
这样说的话,你们知道我是什么星座的了吗。

参考我以往起床的时间,用三个表情猜想下我现在的心情

好吧,那这一层给你们用三个表情表达一下你们看帖/催更的心情

 

沉萧是个花姐,有一个现实里的男朋友,男友不玩剑三。

拂袖是个秀姐,有一个剑三的情缘,是个二叽,哦不,二少。

沉萧和拂袖是纯PVP党,她们打的本仅限于成就/外观本。

而我是纯PVE党,最基本的PVP的日常都不做的那种,连阵营都没有入。

平时除了做成就,我们的生活没有太大交集。

但我们在一个帮会,在一个YY群,会一起聊天,也算是亲友。

所以直到这里为止,除了采花和暮暮玩PVP时有了一个小团体,

我们做成就时多了几个人,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直到有一天,一个毒哥加入了帮会。

(不要猜了,不是师兄2333)

 

说来也是不巧,那段时间我跟毒哥的时间错的挺开,

因此我知道帮会里多了这样一个人,和他们玩的很熟,

但我和他还未正式认识过。

直到那天上YY聊天,听到毒哥在说话——

还记得之前提过的,那个让我伤了心A了一年半的人吗?

毒哥的声音和他一点也不像,但是语气真的是一模一样。

可想而知,我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

 

我很僵硬地和他打了招呼,算是认识,做成就的时候也会一起。

但是听着一个人,用我曾经无比熟悉的语气说话,

对我客气又疏离,心里的感觉还是有些微妙。

所以在互相认识的开始一段时间,我和毒哥并未相熟。

然而我慢慢发现,我的心理建设并没有崩溃。

我不会因为听到毒哥说话而变得特别想那个人,

依然不会想联系他,看到他发的近况也无动于衷,

甚至把和他认识时候玩的秀萝重新捡了起来,

也不再有什么心痛难以自抑的感觉。

——到底,是过去了。

 

那段时间,我们几个人闲着的时候在互相刷好感度。

毒哥和几乎每个人都刷了好感度,除了我。

我和暮暮、拂袖刷了好感,想了一想,没有刷采花的。

(之前忘记提了,我可以跟师娘刷到生死不离,但不刷师父。)

 
然后,大概在互刷的第二还是第三天,

我们都在成都的时候,采花突然对暮暮炸了橙子,情缘了。

就是这个时候,暮暮私聊我,让我不要在YY群里说他们情缘的事。

而师父私聊我,说他其实一直都跟暮暮在一起。

 

大家一片欢喜祝福。

我看着他们,也恍惚有一种修成正果的感觉。

毕竟我不知道他们三个具体的故事。

而排除其他的不谈,我一直觉得暮暮才真的像采花的情缘。

在这样一个气氛下,鬼使神差地,我对毒哥也炸了一个橙子。

一瞬间,刚刚还热烈的气氛冷下来了。

毒哥打了一串:“……”

暮暮在一旁打趣:“采花,你看,我就说徒弟弟喜欢毒哥吧?”

(暮暮一直是和采花一样,叫我徒弟弟的。)

采花在私聊我:“徒弟,你什么意思?”

拂袖也在一旁打趣。

我意识到我做了什么,不知道要怎么应对我自己造成的混乱,

干脆一个神行走,下线了。

 

游戏下线之后,我YY收到了暮暮和师父的两方轰炸。

师父跟我说的大概是:

你不会真的喜欢毒哥吧?

你想情缘没事,但是毒哥这人不靠谱。

你到底喜欢他什么?

你要是和他情缘了,迟早会分手的。

你不是他的对手。

 
暮暮跟我说的大概是:

我一直跟你师父说,你好像喜欢毒哥,可是他不信。

他说你哪怕喜欢他,也不会喜欢毒哥。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帮你去问过毒哥了,他说如果你想情缘,他会接受的。

你到底要不要跟他情缘?

你不能一直逃避啊,上来说清楚吧。

 

暮暮,哦,现在她是我的师娘了。

她说的一句话,引起了我的特别注意。

“你师父说,你就算是喜欢他,也不会喜欢毒哥的。”

 

什么叫做……我就算是喜欢他?

这句话如果从采花师父口里说出来,

我可能会当做一个直男的无心之语。

毕竟我跟采花真的清清白白,啥都没有。

但是从暮暮口里说出来,我不免有点害怕,

或许她不是在暗示我什么,但我心里有点忐忑。

 

所以那一天,我跟她坦诚了很多我以前的事情。

说了那个让我A了一年半的人,

告诉她我最开始是怎么注意到毒哥的。

跟她说这些,是怕她万一多想了什么,

我也已经表达的很清楚,我有过一个很喜欢的人,

就算现在已经不喜欢他了,会注意到的也不是采花。

 
但是我也跟她说,毒哥和那个人语气很像,

可其他方面真的一点儿都不一样。

我不会因为这个就把毒哥当成那个人,

我之所以想逃避,是因为我觉得情缘总是要死的。

我不想再面临一次死情缘的结果,

我怕再被伤个一年。(此处有个FLAG

 

看到小宝贝儿说忘了谁是谁,来理一下人物:
徒弟弟:橙武粑粑——目前出场到来上海,但是我们没有面基;
现在的师父师娘:和尚和咩萝——奔现情缘,但是感情有危机;
现在的师兄:毒哥——会测字(?),整日神神叨叨;
现在的亲友:盾萝——电流麦的萌汉子;
以前的三师父:采花——喵哥。
以前的师娘:暮暮——哦我没提过,是个毒萝。
以前的情缘:毒哥——为了和现在的师兄区别,看来该起个名字了。
以前的其他人物:
沉萧——花姐,拂袖——秀姐,有个二少情缘,都是PVP。

我——“璃儿”:最初秀萝,死情缘一年半A回来后玩了纯阳,
认识了三师父暮暮及一干亲友,再次死情缘死亲友后认识了橙武粑粑,
决定和粑粑江湖不见之后玩了秀姐,秀姐认识了现在的师父师娘和师兄,
出长歌以后玩了长歌。

 

回忆的节奏太慢了,我们还是说快一点吧。

总之就是我跟暮暮说了我想逃避有两个原因。

一个原因是觉得情缘总是要死的,

另外一个原因,我当时没有跟盾盾说,

所以还是按照真实的发展顺序,这里暂时不提。

 
暮暮把我说的话转述给了毒哥,毒哥来找我谈,

我有些动摇但是还没决定。

然后毒哥想试试怎么绑情缘,对拂袖丢了一个橙子,

绑成了单恋情缘,被大家笑了好久。(嗯,想试试?)

在这个时候我终于想通,和毒哥情缘了~

 

毒哥PVP修毒经,据说比较脆皮?

暮暮师娘偶尔切奶,但她有采花师父。

拂袖PVP云裳,但她有二少情缘。

而他的情缘——我呢,单修PVE奶。

我问毒哥要不要陪他打PVP?

他当时很温柔地说,你不是不喜欢PVP吗?

没关系的,你做你自己就好,不用勉强。

情缘这么对你说,你会把这话当成宠溺的话对不对?

——所以我信了。

当时我正在做成就,托了代lian做全地图任务,

打算等她帮我把地图任务清完,就入阵营。

 

继续快进回忆部分。

毒哥可能以为我是个普通的学生党,

小白花喜欢卖萌很穷依赖男人那种,

但是他很快发现我不是。

因为有一次出了大铁团里没人要,我在YY群里吐槽,

暮暮师娘随口说了一句那你拍下来呀。

我想了一想觉得有道理,就直接买下来了。

暮暮和毒哥当时的反应都很惊讶,

后来想来,暮暮可能只是随口开个玩笑,

并没有想到我能真的拍下来。

 

而我呢?以为毒哥是个温柔体贴的情缘。

可我也很快发现他不是。

他喜欢撩妹,就是那种不动声色地让人觉得他很暖,

然后妹子有点意思了又说他有情缘了对不起那种。

那次有节日活动,他在成都做了几天的成就代练,

包括暮暮的沉萧的拂袖的他都做了,也接了不少老板。

但是我的,我以为他会做,他却一直没有,

我问过几次,他都说晚点晚点,

活动结束的前一天夜里我发现他依然没做,

自己出钱找了其他代lian帮我做的。

再比如,他有事出去失踪了,我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他会回:该回来的时候就回来了。类似这种话。

那我就会忍不住问:什么是该回来的时候?

就是明明一句普通的回答就能解决的问题,

总是要逼着人问好几句,觉得和他说话怎么那么累。

 

继续快进回忆。

我是一个不喜欢把自己的感情问题拿出来说的人。

我总是以为,两个人的问题应该两个人解决。

包括夫妻吵架让父母介入最后会搞得不可开交,

但是小两口自己解决可能闹闹也就好了。

 
所以我很少把毒哥跟我的矛盾跟别人说。

只有实在生气的时候,比如他帮了所有亲友又接了很多老板,

唯独忘记了我一个,才会跟暮暮师娘吐个槽。

直到最后,我打算死情缘了。

 

采花师父悄悄跟我说:

我早就知道你跟他不合适,你玩不过他。

还有,你以后不要什么事都跟暮暮说。

 

采花的话让我心里一凉:师父,你什么意思?

他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老婆和女儿不合,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懂了。

所以当最后,我看到他们几个在小群吐槽我的时候,我也不感到惊讶了。

暮暮发了我跟她曾经的聊天记录,当然只截到:

”我曾经喜欢过一个人,毒哥和他语气一模一样。”

拂袖说,口口声声喜欢情缘,连为他入个阵营都不可以。

而沉萧说,她还有脸说她这是不打PVP,要是入了PVP,说不定也很犀利呢?

……哦,我才想起来,有一次我确实说过这么一句话,

但是虽然大家都在场,我却是接着毒哥的话说的,

是告诉他,他也有情缘,也是玩奶的,

等我清完地图任务,我也会像其他奶妈情缘一样保他,

所以这是她作为犀利PVP奶,觉得我触犯了她的尊严了吗?

 

嗯,我想毒哥很早的时候开始,

就跟她们同仇敌忾一致对我了吧。

他一定没有跟他们说过,

我早就问过他要不要陪他入阵营,

是他自己温柔地说不用。

 
我冷静地对采花说,师父,我虽然有点后知后觉,

但也不是傻子。你放心,我知道了。

 
游戏里,我开始和毒哥道歉,希望挽回这段情缘。

毒哥自然是坚决地不同意。

同时我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跟暮暮说:

“暮暮,毒哥比较听你的,不然你去问问,

为什么他一点儿都不喜欢我了。”

然后我就看到了她的截图,

她直接在小GF的团队里当着所有人的面说:

“你情缘让我问你,为什么要死情缘?”

 

我也看到了毒哥的回答,但是那不重要了。

我自己提出的想挽回,总不能突然收手了吧。

于是我一边看着他们继续吐槽我,

比如:“她还说自己死情缘会伤心一年呢,情圣吗?”

“情缘一个月,伤心一年,笑死劳资了。”

采花一开始会帮着我怼回两句,但是很快就会被她们围攻。

暮暮会说,他就是只有这么一个徒弟,到这个地步了还在维护她。

我想起采花的那句:老婆和女儿不合,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了,有个几天了。是时候结束这段闹剧了。

那天我跟毒哥说,你再回答我几个问题,从此以后我不会再纠缠。

其实我也不记得我问了啥?只记得他回答了两个,后面不高兴再回答了。

也不重要,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和他说过一句话。

 

我说了往事你们会失望的。
没有小三没有上位没有千里送怀孕打胎

 

漫长的往事叙述完毕,盾盾若有所思:

“所以璃儿姐后来入了阵营,是想跟他们证明,

你真的是会入PVP的,不是说说而已?”

我白了他一眼:

“你以为我傻啊?都死情缘死亲友了,还在乎他们想法干嘛?

我那是地图任务做完了,想刷阵营声望。”

盾盾委屈地“哦”了一声,师兄却笑得很开心。

“这样才像你,你要是真的跟他们置气,我倒要失望了。”

我想了想,摇摇头:“唔……一开始还真差点置气来着。”

师兄饶有兴趣:“哦?他们一群PVP,你一个PVE,你能拿他们怎么办?”

 

我笑了笑:“我玩剑三的时间,真的太久太久了。

虽然我不玩PVP,但是我PVP里还真认识不少人。

有一些朋友,平时不在一起玩,我真有麻烦,也愿意帮我出一口恶气。”

“更别说……我还可以出钱啊。”

师兄“哦~~”了一声,表示理解,盾盾却没有明白。

师兄笑眯眯地给了盾盾四个字:“明教帮会。”

我继续说:“那时毒哥跟我死情缘后,马上又撩了个PVP毒妹子。

哦,我说的马上,是指三天之内。

我虽然不玩PVP,大致也是知道明教帮会有多恶心人的,

如果真要做这件事,交给自己认识的人当然更加放心。”

“那为什么后来没有?”盾盾问。

我笑了笑:“因为我怂啊!”

“像我这种坚持网络就只是网络的人,

一年不发一次朋友圈,不发自己照片,

只敢透露别人绝对找不到我的真实信息的人,

本来死了情缘,而且看上去是毒哥他们占上风,

他们不会来找我麻烦。

如果被我惹毛了,事情闹大,来个818,我还是很烦的。”

 

师兄似是恍然大悟:“难怪之前那个三少和拂袖埋你,你都不还手。”

“哦,”我毫不在意他的讽刺,“我不是不还手,是真不会打。”

盾盾的重点却似乎和我们不太一样。

“所以……璃儿姐,

你是因为又被毒哥伤了心,

才决定再也不情缘的吗?”

我愣了一下,随后哈哈哈哈大笑起来。

“其实死情缘也挺好的,那时候毒哥快要生日,

我问暮暮给他买什么生日礼物好,暮暮让我问毒哥。

我想也是,买他喜欢的东西才好,就去问他了。

他随口说,马上要出披风了,你就买个披风送我吧。我答应了。”

“可能他也没真的相信我的话,但如果没死情缘,

我真的会送,所以说死的真是时候。

 

今天一天,感觉特别漫长。

从我们一起去打10人本,看了一场年度大戏,

到师父师娘闹矛盾,两方安抚解决矛盾,

再到说了这么一大段往事……

到这个时候,我真的觉得有点累了。

临睡前,我想起一件事。

“师兄,你刚刚说测了一个字所以起来听故事,是什么字?”

“哦,我拿了字典随便翻了一页,一眼看到个心字。”师兄说,

“所以觉得你今晚大概会说出埋在心里很久的心事。”

“师兄,你胡诌的本事越来越长进了,我差点就信了。”

我准备下线,师兄却还在说:“以及……我知道了件有趣的事情。”

“什么事情?”

“心字有三点,一点围在城里,两点想要靠近。”

师兄笑得神秘,“其中一点是我,想要打破那堵墙进到你的心里。”

“那么……另外一点是谁呢?”

我一时被他说得无语,师兄轻笑一声,离开了YY。

 

好几个人说回忆那段没看懂,
因为我是按照我自己发现的顺序写的,
很多事情不是当时就写解答,
比较直率的宝贝们可能看不懂,
以下我按照顺序重新写一遍,
并且当时的事情当时就给解答,
已经看懂的宝贝儿们可以忽略以下几层了。

 

采花,也就是我那时的三师父,有个绑定妹子叫暮暮,

但她最开始不是师娘,师娘是一个叫若若的妹子,

是暮暮的亲友。

但是若若一开始是没玩,后来即使回归了也完全没存在感。

所以我虽然不明白采花,若若,暮暮三个人到底有什么过往,

但是还是把暮暮当做师娘对待。

然后暮暮有2个PVP亲友妹子回归了,她们整天一起PVP,

我PVE,做成就的时候和她们一起。

 

这时毒哥(前情缘)进了帮会,我发现他和之前喜欢的人很像。

一时冲动给他炸了个橙子,然后才冷静下来,

觉得情缘会死,有点害怕,暮暮来找我聊,

我从她那里看到:“你师父说就算你喜欢他,也不会喜欢毒哥”这句话,

就跟我高中时那个男生说:“反正你喜欢谁也不会喜欢我”一样,

引起我的警觉,我觉得暮暮可能因为这句话对我疑心,

觉得我跟采花师父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猫腻,而女人的嫉妒心是最可怕的。

所以为了让她放心,也为了解释我为什么会对毒哥比较特殊,

我告诉她我之前有个很喜欢的人,死情缘了以后伤心了一年。

这段掏心窝子的话,在我死情缘的时候,暮暮拿出来发给毒哥看了,

而且只发到我说曾经喜欢那个人,毒哥和他语气像。

而后面说的,毒哥和他其他地方一点也不一样,我不会把毒哥当成他,

这些就全部没有发。

以及那个死情缘以后伤心了一年,我怕如果这次再死情缘,会再伤心一年。

这些话也被暮暮拿出来发在他们的小群里了。

所以他们会吐槽,说那种“死情缘伤心一年,情圣啊?”之类讽刺的话。

这样解释,你们懂了吗?

 

当然,暮暮做的事,是后面发生的了。

按顺序说,我后来跟毒哥情缘了,

问毒哥要不要入阵营,毒哥说不用,我当真了。

但是后来死情缘时,拂袖会在小群里吐槽我,

说我好像显得很喜欢情缘,却为了他入个阵营都不肯。

但是实际上我问过毒哥,是他自己说不用,

显然这些话他从来没有跟那些人解释过,

从来没告诉过她们,是他自己告诉我可以不入。

所以在那群人眼里,毒哥对我很好不计较我不入阵营陪他,

而毒哥对我不好的地方,我不喜欢拿出来说,她们都不知道。

知道的人只有暮暮。

 

采花师父在她们小群里,听她们吐槽我,

实在听不下去了,就警告还蒙在鼓里的我,

我到那时才终于知道这些表面上的亲友,情缘,

实际上背地里是怎么样说我的。

也知道表面上是我好师娘的暮暮,

会开导我听我讲心事的暮暮,

其实是会把我说的话全部出卖,

而且只发一部分,截得恰到好处的。

所以我最后想看看这个血淋淋的现实,

在挽回的时候特意拜托暮暮去说,

然后暮暮就在GF的团队里,当众问,在团队频道里问哦。

 

好了,要是这样还说看不懂,
我是真的没办法啦!!!

啊对了还是要再提一句,
我现在的亲友们知道我写了帖子,
都要在我帖子里客串,所以里面所有的人物,
暮暮,若若,沉萧,拂袖等等,
全是用的亲友的名字,你们别撕她们23333

 

师兄下线以后,我和盾盾道了晚安,也准备睡了。

迷迷糊糊之间,脑里闪过一丝清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