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那些剑三里你想当然最终却很意外的事情】(三)

发布于 2019-08-28  559 次阅读


那些剑三里你想当然最终却很意外的事情

转载自百度贴吧蝶舞清墨,有删节

(六)

我想起不久前,有那样一个人,

对我说,我一定不会害他,不会骗他。

他会……一直相信我……

我何尝……不曾这样相信过别人呢?

点开粑粑的QQ窗口,看到他更新的说说——

“舍弃过去,重新开始。”

看了眼我们曾经的YY频道,人数终于从1变成了0。

“粑粑……不,我亲爱的徒弟弟,再见了,祝福你。”

 

嗯?我好像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又黑了一波纯阳???

 

师父和师娘是偏PVE的,我们的帮会开始组织10人本,

没想到却是看了一场好戏。

团里的藏剑和鲸鱼一直对着冰心妹子献殷勤,

互相之间又有些剑拔弩张,一看就是一对情敌。

而冰心妹子呢,对两个人都没什么好脸色。

盾盾偷偷M聊我:“我一点儿也不喜欢这个秀秀。”

师娘也在跟我吐槽:“这妹子有病吧,以为自己是女神吗?”

师兄给我发的却是:“丫头,学着点,人家可比你厉害多了。”

而帮主兼指挥在那喊着:

“所有远程去门口清小怪。所有远程!

——长歌,那个长歌!去门口清小怪!!!”

踏马以后谁再嫌弃我是宏选手我跟谁急。

一个个都要跟我打本聊天,我打字都来不及哪来的手按技能!

我怎么沦落成全民吐槽垃圾桶了!

 

好不容易看完霸道二少和冷情杀手争夺绝色美女的大戏,

本一打完我们几个立马回了师父的YY。

师父师娘去小频道腻歪去了,剩下我、师兄和盾盾槽意满满。

盾盾在队伍里打字:

“我不懂,这个秀秀明显是想两个人都吊着,

为什么那两个人不但不生气,还反而争得热火朝天?”

我深吸一口气,每当遇到盾盾这样单纯的女孩子的时候,

我就忍不住想讲点大道理,或许可以让她以后少走弯路。

“盾盾,我认识一个人要卖房子,结果挂了两个月都无人问津,

价格一直从400W降到380W,终于有客户A打算购买。

但是在还没有签合同的时候,另外一个客户B也看中了这个房子,

知道有其他人有意向买之后,提出愿意再加10W。”

“这个时候,你觉得这个人会怎么做?”

盾盾毫不犹豫地回答:“既然还没有签合同,当然是谁出价高就卖给谁。

客户B愿意再加10W,那就卖给B咯!”

“没错,但是她比你还多了一个心眼儿。她委婉地告诉A,

因为B比他出了更高的价格,所以交易要取消了。

结果A马上说,我真的很诚心买这个房子,我可以再加10W。”

“……”盾盾若有所思。

 

“换个比方,你也关注过外观的价格吧?

一个外观在不停飙车的时候,一群人抢着去收,导致价格涨得更快。

但是一旦价格开始下滑,大家反而开始恐慌抛售,价格也就越压越低。

为什么买涨不买跌?你想过吗?”

这次盾盾反应过来:

“因为在涨的外观,大家觉得还会涨,虽然现在收的贵,但是以后可以卖得更贵。

可是跌的外观,不赶紧卖掉,翻车了可能就会永远赔在手里。”

孺子可教也。

“所以两个女生,一个追求者众,一个无人问津,你觉得哪个会更好?

甚至如果你想让自己变得更受欢迎,先营造有两个喜欢你的人,

让自己成为看起来受欢迎的人,会更加容易成功哦。”

师兄全程没有插话,此时却似笑非笑地说:

“我刚刚还以为那秀秀厉害,现在才发现小瞧了我师妹啊。”

 

师兄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很奇怪。

他总是一副神兜兜的样子,说话做事从不按常理。

似乎一直以一种玩味儿的态度在观察我,

时不时再说几句意味不明的话。

坦白说,我一直觉得,光是有钱,有权,有势,

这样的男人是不可怕的,哪怕他们花心,玩弄感情。

因为这样的人全身上下都在昭告着他们的危险,

而即便知道他们是这样的男人,还愿意飞蛾扑火的女生,

我只能说愿你一开始就想清楚可能的后果,

是非成败都无怨无尤。

但是师兄不一样,他有一种特殊的存在感,

如果他撩妹,一定是攻心。

——自然,如果死了情缘,也是诛心。

 

我觉得引起师兄的注意不是什么好事,想着转移话题,

恰好这时手机响起,我飞快地打出:“==,电话。”

摸出手机一看,是一个外地的陌生号码。

犹犹豫豫地接了起来,一个有点陌生却勉强可辨的声音传来。

“喂……是师父吗?”

EXM???

 

有个人在楼里喷我,也有妹子说羡慕我的理智,那先插层说说这个话题吧。
其实我天生是情商特别特别低的那种。
低到什么程度呢?
早年我男朋友社团聚会,带家属,社长的手上带着他女朋友送他的手表,我随口就嘟囔了句:“送礼物为什么会送钟表…不是送终(钟)嘛…”社长非常生气地说了一句,“表又不是钟!!!”
情商低到这种地步,已经不是可以给自己找大大咧咧这种借口了,根本就是缺心眼儿!
好在我早早就知道自己这个缺点,从小就相应看书在补,虽然补到送终事件时说话还不算懂事,但看到社长发火总还是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给男朋友丢份了…
就这样,我从来也没系统学过心理学,也没觉得自己多牛逼,我只是希望自己成为更好的人,以及不想跟粑粑情缘儿罢了~某人爱喷就喷~

 

补:

师父,这周我要来上海玩儿,要见个面吗?

 

不过我想见他,并不是因为他在我心里有多特殊。

从我13岁开始玩网游到现在,我见过的网友也有三位数了。

当然,包括去某个城市聚会的。

我对游戏里虚拟的朋友,现实里究竟是什么样子非常非常地好奇。

所以只要是认识的人,第一面都是非常非常想去的。

不过一旦知道了他的样子,以后就再也约不出我来了。

——毕竟我这种玩游戏的死宅,本来就是不太喜欢出门的。

 
所以我毫不犹豫地回答——

“不见。”

 

粑粑很爽快地说;“好,那我就自己去玩了。”

我对粑粑的进步感到很欣慰,却没想到他还有一句:

“师父,你躲着好了,我总有一天会找到你。”

这句口吻霸道的话和粑粑以前的反差太大,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一句“再见~”就挂了电话。

游戏里,盾盾在问:“那我们以后还要和他们一起打10人本吗?”

师兄回答:“师父是帮主的兄弟,帮主叫师父,我们还是要跟去的。”

“啊?……那我们还要看他们献殷勤啊……”

 

我打字表示我回来了。

盾盾问:“璃儿姐,还会和他们一起打吗?”

“会的。”

 
我想起了已经很久远的往事。

 
“我玩剑三,断断续续有好几年了。A的时间最长的一次,足足有一年半。”

“那次回归,游戏里变化很大,很多都不会了,就想找个师父。

但是密了几个,都说只要小白,不要老玩家。

后来我就在师徒面板里随便点了几个,三个人回复我,

前三句里都有:你是小白吗?你觉得我会怎么回答?”

 

这不是什么重要的问题,所以我笑了笑接着说:

“没错,我就说我是小白,三个人都收了我为徒。”

 
盾盾问:“我不懂,你说的这个和那三个人的事有什么关系……”

“我跟三师父玩的多一些,进了他的帮会。

有一个跟他整天绑定的妹子,师父让我叫她暮暮。

我以为这是师娘,可她不是,我的师娘叫若若,

和暮暮是好姐妹,只是那段时间有事A了。”

“哦?看来是有猫腻了。”师兄又是那种看穿一切的语气。

“我一直不明白他们三个人的关系。

师父和暮暮据说认识了好几年,互相帮做日常,

帮拍大铁,现实里也有联系,可他们不是情缘。

而我的师娘,在这段关系里根本没有存在感。

即使她后来回归了一段时间,也觉得她才是外人。”

“你觉得蹊跷,但你还是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师兄很肯定地说。

“嗯……我当时想,我并不想和我师父情缘,

他和暮暮若若究竟怎么样,其实跟我没关系。”

 

“我还是没听懂。“盾盾说。

师兄笑:“璃儿的意思是,当初她师父师娘的事她都选择性无视,

更别说这秀秀藏剑了,要她打本就去,不会管这些事。”

我肯定了师兄的解读,问:“你对我失望吗?盾盾。”

“我不知道,但是跟我想得不太一样,我要好好想想。”

盾盾走了,我也打算做点自己的事情去,师兄叫住了我。

“所以,后来呢?”

“后来?”

没想到师兄竟然会对这件事有兴趣。

“后来……大约一年后吧,那时师娘已经彻底A了,

也和师父死了情缘,但我们还在一个YY群里。

有一天,师父和暮暮突然炸橙子绑海鳗,情缘了。”

“暮暮私聊我,虽然群里的其他亲友都知道,

但是不要在群里说出她和师父情缘的话。

而师父告诉我,其实他一直都和暮暮在一起。”

 
“哦,很混乱的关系,但是我问的不是这个。”

 

我有点吃不准师兄的意思,想看看后文再回应,

却没想到师兄也就此不说话了。

但是我感到,他还在观察我。

明明隔着屏幕,他什么也看不到。

但是我偏偏有种会被他看穿的感觉。

“你说过,剑三里有很多觉得理所应当,最后却出乎意料的事情。”

师兄不紧不慢地打字,“最后和你反目成仇的,是他们吗?”

我这次是真的惊讶了。

虽然我们师门的人都不太爱说话,但姑且都是开过麦的。

师兄的声音我并不觉得耳熟,也不像是开了变声器。

那么……

“你是谁?”

 

“你觉得我是谁?”师兄饶有兴味地问。

“我只跟我徒弟还有外观群的亲友说过一点以前的事。

然而群里的都是妹子,所以……”

“所以?”

“所以,如果你不是故作聪明,刻意用我和徒弟说过的原话来诱导我,

我可能还真的会怀疑你是不是我徒弟。”

毕竟我徒弟换个男人的声音,

比群里妹子装个汉子的声音要容易吧。

“所以师兄,你到底是谁?”

 

师兄还不死心:“我记得你跟我说过的话,为什么就不是你徒弟了?”

我忍不住翻个白眼给他。

“师兄,你当我三岁小孩呢?那么好骗。

那你告诉我,我还告诉过你第二件事,是什么?

如果你是我徒弟,把我话记得那么牢,一定知道的吧?”

师兄哈哈哈地大笑:“有意思。”

“你复述原话太僵硬了,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我和他更多的事情,

所以只能通过这个细节的考真来忽悠我。

可能你当时正好在我们旁边,或者是因为别的,

但你肯定不是我徒弟,粑粑也不是你这种个性。”

 

“这一次就算你赢了。”师兄似乎打算结束这个话题,大轻功飞走。

“等等,师兄!”

“嗯?”他停了下来。

我想了想,还是问出口:“我只想确定,你不是我仇人……之类的吧?”

“有时候觉得你聪明吧,有时候觉得你又傻得可以。”

师兄飞回来,站到我面前,对一个萝莉的身躯来说具有很大的压迫感。

“就算我是你仇人,你问我,我也可以骗你说不是,这问题有意义吗?”

“……所以你真的是我仇人?我什么时候惹到你的?”

“我不是你仇人,我是你未来的老公。”

…………………………

EXM???

 

我咬着牙打字:“我不喜欢毒哥。”

“我知道,你喜欢纯阳。没事,我可以练。”

……我是说,你有毒,我不喜欢你!”

“你跟没毒的人相处起来没意思,我比较有意思。”

我一直觉得我挺没脸没皮的,但是我如今刷新了上限。

“师兄,这种霸道总裁风的撩妹,用在我身上浪费了。”

“反正迟早的事,我不急,我有的是时间。”

这次师兄是真的飞走了。

特么的,到底谁给他的自信。

 

我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跟师兄再过两招的时候,

只听到YY里一个杂音电流麦慌张地喊:“璃儿姐,不好了!”

我受到了惊吓:“你……你……你是……盾盾?”

“是我啊。”

“盾盾,你……你是男的?”

“我是男的啊……”

……我们师门集体开麦的时候,盾盾从来不开麦。

但她,哦不,他,不是我们师门的,所以也不好勉强。

今天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了。

“盾盾我求你打字吧,你的麦实在……销魂。”

“对不起……”盾盾打字说,“但是真的出大事了。”

“怎么了?”

“圣僧和圣僧媳妇吵架了,要死情缘!”

“什么?!”我受到了第二重惊吓。

盾盾说的圣僧是我师父,师父和师娘要死情缘?!

可是他们都已经奔现了,住一起了啊……

我赶快切回帮会频道,就只看到师娘已经退出了帮会。

到酒店了,没有wifi…
我知道你们比起师兄更喜欢粑粑。

 

不知道为什么,喜欢找我说心事的人一直不少。

这边盾盾火急火燎地把坏消息告诉我,

那边师父和师娘都在YY私聊我。

盾盾喊来了同样刚知道消息的师兄,

我示意盾盾稍安勿躁,待我了解完事情再说。

一个人在叙述事情的时候,总是会本能地偏向自己,

好在师父师娘两个人同时都在跟我诉苦,

所以在综合了师父师娘两方的说辞之后,

我大概整理出了一个比较客观的情况。

 

师娘的家境较好,从小自然是父母百般宠爱长大的。

她学艺术还是设计的,在沿海城市有份月入上万的工作。

师父在一个二线还是三线城市(我没有听说过所以不知道),

工资大概4000左右,和父母一起住,也是父母宠爱的独子。

和师父情缘后,师娘就辞掉了工作,搬到了师父的城市。

 
师娘的想法是和师父两个人搬出去住,师父爸妈不同意,

经过很长时间的说服,师娘住到师父家里,但说好只是暂时的。

——我猜从这个时候开始,师父的父母就意识到,

如果师父师娘以后结婚一定会搬出去,埋下了隐患。

 

师父还是比较疼爱师娘的,不然师娘也不会为了他背井离乡。

但是他们之间并非只有彼此,还有师父的父母。

既然把师娘当成准媳妇,老人自然希望师娘承担一定的家务。

而师娘觉得如果实在需要,她可以请家政工(师娘还是有一些散单接),

但她自己是绝对不会做这些琐事的。

师父疼师娘, 所以每次准婆婆发了话,他总是主动替她去做。

——可是,准婆婆希望的,是师娘做,而不是累着她自己的儿子。

 
师父性格温顺敦厚,师娘性格直率活泼,其实是完美的互补。

可在老人家的眼里,师父总是被师娘压着,对她越发不满意。

再加上各种生活的习惯不同,三观的不合,

即使师父还是对师娘很好,也已经无法支撑这段感情。

今晚是一个大爆发,师娘下了最后通牒:

要么师父和她一起搬出去住,要么分手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这一段事情我写的很慢,我想用比较简洁的语言,
让宝贝们看清楚,即使没有变心,没有小三,
一段奔现的感情可能遇到多大的问题。
我一直觉得他们可惜了,如果没有父母的插足,
或许他们已经结婚,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
师父的父母没有错,他们只是喜欢更为传统一点的媳妇。
师父没有错,如果他坚持从家中搬出,父母一定很伤心。
他只能尽力对师娘好,把父母给师娘的压力转移给自己。
师娘没有错,她有权选择自己的人生,
没有人可以逼一个现代女性非要成为家务的奴仆。
或许以后,师父的父母会见到一个朴实勤快的媳妇。
但我觉得,一个人大体喜欢的类型是不会变的。
师父父母喜欢的媳妇,恐怕无法成为师父的真正所爱。
……究竟,是谁错了呢?

感觉写得太简洁了造成了很多宝贝的误会。
我对老人家也……可能因为我和师娘一样不做家务
不过我觉得师父的父母并没有什么大错。
师娘是真的一点点家务都不愿意做的那种,
老人家买菜做饭回头想让她收拾一下,她洗个碗都不肯的那种。
家政这个问题……我不好说,老人家觉得花冤枉钱。
师父帮师娘做的时候,老人家也接受了的,
只是暗暗跟师父说,老人总是会老的。
家政毕竟也不是亲人,不住家还可能有事请假。
万一以后有了孩子,有点什么事,
师娘一点点事情都不肯承担,什么事都碰不得。
至于绑着师父住在家里,这个可能真的是观念问题了。
在上海只要有条件,小夫妻和老人住开是默认的。
但是我也听很多朋友说,在他们那里,
结了婚就出去住就有一种有了媳妇忘了娘的感觉,
更别说师娘还只是女朋友了。

 

安抚了一下师父,又劝解了一下师娘,

我把大致的情形告诉了盾盾和师兄。

气氛一下子变得很沉重。

“他们会和好吗?”盾盾问。

“就算这一次和好,迟早有一天会分手。”师兄很肯定地回答。

“其实我觉得……虽然圣僧人很好,但他有点配不上萌萌(师娘)。”盾盾说。

我叹了口气:“那你觉得,如果他们真的分手了,

是师父重新找一个女朋友简单,还是师娘重新找一个男朋友简单?”

“这……”盾盾一时陷入了沉思。

“A男配B女,B男配C女,剩下的往往是A女,学历长相工资什么都高的女生。”

盾盾表示不解:“为什么A男不会配A女呢?”

我笑了笑,“我看过一本书,其中的一段类比给我的印象很深刻。

说男耕田,女织布,这样的分工可以让一个家庭圆满维持。

现在有一个耕田耕得很好的姑娘,其实她最适合的是一个织布的人,

但她是作为一个女人,内心渴望的其实是一个耕田耕得更好的男人,

可耕田耕得更好的男人,想要找的却是一个织布织的很好的女人。”

盾盾一脸懵逼:“璃儿姐,我没看懂……”

 

“这么说吧,你觉得恋爱和婚姻的本质是什么?”我又问。

盾盾:“……就是喜欢一个人,想和她在一起,想和她在一起一辈子。”

我笑:“没想到你一个男生,想法那么浪漫。我的想法却残酷得多。”

“我觉得,恋爱和婚姻的本质,是两个人价值的等价交换。

一个年轻漂亮的女生,年轻无财的男人或许可以把她宠上天,一个亿万富翁却可能对她不屑一顾。

因为前者女生价值高于男人,而后者富翁价值远远高于女生。

不要跟我说一个高富帅会爱惨一个才貌普通的女生,忍受她任性发脾气,

这种情节只存在于少女小说里,说不定还会被骂玛丽苏。”

“照这么说,优秀的女生更有价值,应该更受欢迎啊,为什么反而……”

“因为男人的婚恋价值,主要在于有责任心,负担家庭经济,相貌是其次。

一个25岁长得好看月薪4000的男人,和一个32岁相貌普通月薪1W的男人,

排除其他因素,你觉得哪个更能够负担家庭,做一个好老公?

而女人的婚恋价值却不同,首当其冲是年轻漂亮。

一个25岁漂亮有身材4000月薪的女生,和一个32岁相貌普通月薪1W的女人,

你觉得哪个在恋爱和婚姻上更抢手?

可很多女生错把高学历、高工资当做了她的婚恋价值,

觉得自己能匹配上更优秀,更能赚钱的男人。

而实际上,那些男人想要的,是更年轻漂亮的女生。”

 

“你的想法确实很现实。”师兄平静地说,“那么璃儿,你爱过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