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那些剑三里你想当然最终却很意外的事情】(二)

发布于 2019-08-25  619 次阅读


那些剑三里你想当然最终却很意外的事情

转载自百度贴吧蝶舞清墨,有删节

(三)

我不是个傻子,相反,我是个非常敏感的人。

在我15岁的时候,有一次坐得近的几个同学在闲聊恋爱问题。

我不喜欢表露自己的感情,所以在问到我的时候,

我只是反问对方:“那你觉得在我们班里,我最可能喜欢谁?”

对方没看我,不假思索地回答:“……我不知道,反正不会是我。”

——就在那一刻我明白,这个男生是喜欢我的。

所以我又怎么会看不懂,粑粑这故作试探又试图留有余地,

希望即使我没有这个想法也能维持现状的自言自语呢?

 

是我自作多情吗?我觉得不是。

虽然我也不明白,我一个没有白发,

没有一件成衣拓印,穿散件就丑到爆的秀萝,

怎么就被粑粑看上了。

 

没错,我决定离开了。

离开一个人其实很简单,若无其事地对他说,

我现实有事,不能在上游戏了。

然后放弃以前的账号,放弃以前的YY,

最多再换个服务器,对方就会彻底相信。

——这样的事,我可以做的很熟练,毕竟不是第一次了。

 

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徒弟弟叫我。

“师父,我们去打海厅吧!”

——这货一直想刷那个水枪,无奈脸黑一直刷不出来。

所以他每天空的时候,都会拖我陪他去刷海厅老一。

想着再帮他最后一次,我和粑粑组上了队。

却没想到今天死也组不到奶。

眼看队里的DPS来了又退,粑粑有点烦躁。

我说:“喊DPS随便来吧,我来奶。”

粑粑显然震惊了:“师父,你有奶?!”

马上又改口:“哦不是不是,我意思是,你不是只打输出的吗?”

我默默切了一身秦风和定国2+2的奶装出来。

(没错就是秦风和定国,跳过了破虏……)

 

看着我这明显已经低于现在装备水平的奶装,

粑粑有点不放心,当然他更不放心的是我。

“师父,你……你会玩奶秀?”

“哪那么多废话,喊人就是了。”

于是喊齐了人,在我万般保证不会坑人之后,

一行人员进了副本。

我的血量略低,奶量却真的还好。

毕竟装分虽然低,五彩石附魔总还是齐全的。

血线非常平稳,老一很顺利地就过了。

队友提出老2老3一起打了,我闲着没事,

也就这么奶完了全程。

 

从海厅里出来,粑粑非常高兴。

“师父,原来你会奶呀!以后再也不怕找奶了。”

我咬了咬唇,还是开了口:

“徒弟弟,师父要A了,今天大概是第一次,

也是最后一次奶你了。”

粑粑显然没能反应过来:“师父,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A了。”

“为什么?不是说好我们一起去新区玩新版本的吗?”

 

我犹豫了很久,到底要不要用现实有事的破理由搪塞他。

最后还是放弃了,我现在也变得有些捉摸不定了呢。

我对粑粑说:

“徒弟弟,这一个多月以来,难为你叫我一声师父,

其实我教过你的东西真的很少。”

“我曾经告诉过你,剑三里有很多你觉得理所应当,

最后却出乎你意料的事情。”

粑粑应着:“你说的我都记得。你说,以前觉得亲友就是亲友,

敌人就是敌人,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就变了。”

我点头:“是的。那么现在,为师要告诉你第二件了。”

 

——“觉得在你身边陪着你的人,她就一直不会离开……

这就是第二件。”

粑粑惊讶,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

我说:“有缘再见了,徒弟弟。”

说完,我就关掉了游戏,退出了YY。

 

啊,说不定以后也没有了呢。
毕竟我上一个帖子睡了一年。
宝贝们晚安~

好了不逗你们了,集齐100个小宝贝召唤我,我就开始更新了。
……那个时候我肯定已经从公证处回来了,我觉得几个小时内不会有100个

 

(四)

我建了一个秀姐。

因为我最爱秀萝,这个秀萝号玩的时间也有点长,

自欺欺人地觉得,只要我玩着这个秀姐,

我就不会把太多的感情放在她身上,

或许总有一天尘埃落定,我会捡起这个秀萝。

 

我寻思着找一个师父,或许师父还有一个师娘,

和一个不大不小的师门,那样我就有了几个亲友。

我玩儿剑三的时间太长了,从盛大的50年代开始。

这么多年来,身边的人来来去去,我也拜过好几任师父。

说起拜师这件事,我有个挺奇葩的体质。

——我找到的师父,有80%的几率,

是团长/大橙武。

就算他现在还不是,做了我的师父之后,

也很可能变成团长/大橙武。

 

我最广为人知的团长师父,是小葵(JU)花教学团的团长。

我最广为人知的一个大橙武师父,是一个收我为徒后才做橙武的妹子。

自己开了一个帮会,情缘大师帮着她拍了大铁做了橙武,后来跑了。

大师还找过我看看能不能找到她还钱,出了个不算大的818.

所以从那之后,我找师父的时候都格外小心。

好在现在在找师父界面可以直接看到师父的装备。

那些有大橙武的,甚至能插得起八级石头的,

我都无视了。

最后挑了个PVE装的,自我介绍比较温和的人拜师。

 

另一边,橙武粑粑还在锲而不舍地追问我。

——为什么突然A了?

哦,我不想玩了。

——那你以后打算玩什么?

嗯,看看片子啥的吧。

——那你为什么连YY也不上了?

不玩剑三上YY做什么。

——就当……就当陪陪我,不行吗?

 

粑粑应该是个挺有钱的小伙子,那么好的撩妹条件,

但是他的双商实在有点感人。

我对他说:

“一开始你开出橙武号的时候,我对你毕恭毕敬。

为什么现在那么随意了?因为你一直赖着我。”

“不论男人还是女人,太依赖对方,就会被她吃定。

会让她觉得怎么赶你都不会离开,

就敢捏着你的真心,仗着你的感情,

背叛你,伤害你,离开你,反正哪天累了回来你还在。”

我很少对粑粑说这么残酷的话。

“粑粑,你现在这样卑微的样子,只会让我看不起。”

QQ暗了。我想,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为他叹气了吧。

 

此时距我建了秀姐拜了新师父已有一周。

在师父偶尔的帮助下,我做着任务慢慢升到了满级。

师父有一个师娘,是剑三情缘奔现的。

对于有师娘的师父,我是比较小心的。

师父师娘都在线,一定先跟师娘请安。

师娘跟师父吵架的时候,一定帮着师娘说话。

希望有人帮忙的时候,先问师娘有没有空,

如果师娘没有空,她会指派师父过来帮我。

而且在师父帮完走掉之后,主动离开队伍,

不让师娘经常觉得我和师父单独在一个队伍里。

上YY听师父师娘说话,尽量打字回答,少说话。

 

“师妹,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我唯一的的师兄——一个妖娆的毒哥,

据说在经过了仔细的观察后,得出了这个结论。

“师兄,这种老套的搭讪台词,现在的小学生都会用了。”

我不以为意,像这样喜欢自以为是地给人下定论的人,

我可见得多了。

“这样吧师妹,师兄学富五车,博古通今,

可以知晓你前世今生,来测个字?”

 

当时我正挂着机,忙于写学校的资料。

就随口说道:“那就测个《资》字吧,就算我的前世好了。”

反正前世是什么样我也不会知道,师兄不论说什么,

我都夸他好厉害说得好有道理就行了。

 

师兄想了一会,说:

“师妹,你之前……过得不太开心吧?”

我心中有点触动,但转念一想,

这大概就是一般星座描述性格那样的话,

很笼统,让你觉得好像有点道理,其实套在谁身上都合适。

“不是让你算前世吗?你告诉我,

我前世是做什么的,什么身份?”

师兄神秘地一笑:“资字,上面是个次,

意思是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完全不重要。

下面是个贝,代表以后,会有人把你当做宝贝。”

我突然有点佩服师兄胡诌的本事,不过比起粑粑来,

师兄要是想撩妹,或许很容易成功哦。

 

当然我并没有忘记,在师兄说完之后,

我马上奉上一句:“师兄好厉害!

师兄用一种已经把我看穿的口气说:

“你嘴上这么说,心里恐怕我说的一个字也不信。”

哎,人和人相处,总要互相给几分薄面,

这么拆开来说就很不好了嘛。

“嗯,没错,我确实一个字也不信。

师兄听了也不生气,只是说着:“有意思,有意思!”

就跑去干别的事了。

——所以我可能遇到了一个假的智障?

 

YY安静了,我想起了什么,看了一眼我之前的频道。

显示人数为1。粑粑还挂在那里。

这几天,他不再和我纠缠。

但每天上线,还是会挂在我们当初的频道里。

这孩子啊……

鬼使神差地,我回到角色选择界面,

新建了一个小号,起了一个明显是长歌的名字。

虽然不会和粑粑一起到新区去玩了,

但我姑且……就遵守和他的约定,练一个长歌吧。

只是他从来不知道,我其实一点也不喜欢玩输出。

 

就这样,95版本开了,我开着那个90级的大侠号入了门派,

盯着开服做任务升级,终于赶在凌晨3点的时候升到了满级,

成为了长歌门率先升到95级的100名之一,拿到了特殊挂件。

——俨然有一副想把长歌作为大号的架势。

师父师娘加上我和师兄,4个刚毕业打了720装备的我们开始坑大战。

师父大师(阵眼)兼指挥,师娘气纯(破苍穹+无敌),

师兄毒奶,我(划掉)暴力(划掉)DPS,

完美的配置对不对!

——只是如果再有个T就好了。

我们纠结在:

1、让师父切T损失阵眼再随便叫DPS;

2、历经千辛万苦喊一个T。

——的两难选择中。

但是天无绝人之路,我们的救世主出现了。

悄悄问一下有男生看这个贴吗?打个卡给我看看?

有妹子想打卡,那妹子来这里打卡吧。
我在去宜家的路上,不出意外晚上回来更

(五)

在这个打大战都可能无比纠结的阶段,

每次组满人师父都会刷一遍YY,

意思是如果你不会打,想听指挥的话,

可以选择上YY。

有一个盾萝看到我们是大战4人YY队后,

决定加入我们的固定队。

她本来也没有亲友,没有阵营,

就退了原来的帮会,彻底和我们绑定了。

 

小盾萝在线的时间特别的长。

每天我上线时她就已经在线,我睡时她也还在。

很快她就跟我们混熟了。

有一天我和闺蜜去唱K,到了晚上12点才回家。

等我洗漱完开电脑,已经1点多了。

师父、师娘和师兄都已经下线,只有小盾萝还在。

 

可能是看到了上线提示,小盾萝马上叫我:

“璃儿姐,你上啦?”

“嗯,刚回家,想打个大战再睡。你怎么还没下?”

“我平时都这么晚睡的……我陪你打大战吧?这个点组人有点难了。”

盾盾的乖巧深得我心,在有T的情况下我们很快组到了两个DPS,

只是喊了十几分钟都没能组到一个奶。

队里的花花说:“太晚了,再喊5分钟喊不到人,我就下了。”

眼看着这个队伍要散,盾盾说:“璃儿姐,不如你来奶?”

……我吗?

是的,长歌有奶心法,虽然我满级后还从来没有机会尝试,

但我确实研究过所有的技能和治疗奇穴,只是——

“长歌奶不行的吧?我有一次打过歌奶,治疗量太低了,灭的很惨。”道长说。

“璃儿姐一定可以的,我相信她的治疗。”

…………

我不知道盾盾为什么会那么说。

从她认识我开始,我就一直在玩长歌,

包括师父和师娘都从来不知道我会玩治疗。

但是不得不承认,输出一键宏却对治疗有着情怀的我,

听了她的话,心里非常温暖。

我说:“我觉得我应该可以打歌奶,问题不会太大。”

看到盾盾这么坚持,加上实在喊不到奶,道长和花花默认了她的提议。

我们又组了一个咩萝,一行五人进了本。

 

今天的大战是书院,老1不需要T,盾盾打的输出。

气纯和花花的输出较低,都在两三千左右。

雪上加霜的是他们掌握不好扶摇的时机,

第一波跳的时候,除了我和盾盾,其他三人全部阵亡。

我杯水把输出最高的道长拉了起来,就在这时,盾盾掉线了。

 
第二波的时间快到的时候,盾盾上线,我心中感觉不妙。

果然跳的时候,盾盾大概画面还没出来,一动都没动,

而道长依然时机不对。于是,场上除了我以外全部阵亡。

而此时,BOSS只有20%的血了。

 

我脑中飞快地想着——

三个野人不会跳,如果拉脱重来可能还是会死。

如今BOSS只要再打下10%就能过,杯水CD只有一分钟了,

如果我再坚持一分钟把盾盾拉起来,她就有30秒的时间强杀BOSS。

但是,万一她一个人输出不够,我需要再等3分钟杯水CD,

如果这中间我自己出了什么差错死了,

不但依然会导致灭团重来,还白白等掉那么多时间。

在我想着的时候,道长却是已经在地上喊着了:

“拉脱啊!没有DPS了,就你一个奶了,快点拉脱啊!”

我想解释,但我现在很紧张,空不出手来打字,

只是坚持自己一个人站在BOSS面前,一遍一遍对自己读着宫。

眼前全是质疑声,唯有盾盾安安静静躺在地上。

杯水CD好了,但是正赶上音潮的CD。

我扶摇,在空中对自己补了持续,

落地的那一刻对盾盾读了杯水。

——然后,仿佛心有灵犀似的,盾盾就在我读完技能的那一秒爬起来,

冲刺向BOSS开始拼命输出。

我边奶着,边紧张地看着杯水的倒计时。

15秒,10秒,5秒……

在倒数2秒的时候,我终于跳出了BOSS击杀的提示,

而完成使命的盾盾,存活时间也到了尽头,重新倒在了地上。

 

在我一个一个把人拉起来的时候,地上的花花羡慕地说:

“长歌就是好啊,同门的BOSS都不打你。”

……我竟然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

最后,大战总算是顺利地打完了。

交了任务准备下线的时候,我问盾盾:

“你刚刚是不是也在想,我一个人在那里奶自己奶个什么劲?”

盾盾回了一个笑脸,说:“不,我知道璃儿姐一定是作出了什么决定。”

——“而我相信你的决定。所以,我等着。”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点想哭。

但我只是回了一句:“谢谢宝贝儿,我睡啦”就下线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