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那些剑三里你想当然最终却很意外的事情】(一)

发布于 2019-08-25  603 次阅读


那些剑三里你想当然最终却很意外的事情

转载自百度贴吧蝶舞清墨,有删节

镇楼

楔子

每个人的一生里,

都会遇见一个没有办法在一起的人。

很多时候,我们觉得那是无法抵御的强烈爱情,

最后经历悲痛分别,以为人生的遗憾不过如此。

时过境迁,一晃好些年。

再回头去看看那些荒唐岁月,

竟要感谢当初那份不得已的选择。

因为开始懂得,

原来没有办法在一起的人 ,其实就是错的人。

(一)

在世界上喊:收徒弟,要小白!

收到了一个看上去萌萌哒的小徒弟,

从自己身上为数不多的几千金里,

强行抠出一点来给他买包包丸子绿螭骢,

带着他躺JJC跑商打GF。

然后有一天,你遇到了仇人被踩翻在地,

你正为在徒弟面前丢脸而感到郁闷,

大声喊着:“徒儿快走!莫管为师!”

 

只见从天而降一个全身精六插八的橙武粑粑,

 

将你的仇人踩翻在地,用蔑视地眼神对你的仇人说:

——这个男人是我罩着的,谁敢动他,就来找我试试!

 

待仇人走了,你忐忑不安地爬起来,

心里计算着前几天自己还说徒弟,哦不,

说粑粑傻,粑粑会不会怀恨在心。

却见他对你说:“吓死我了师父父,他们要是再不走,我就装不下去了!”

 

被世界上收的高冷徒弟吓到了,

决心在稻香村蹲一只小白。

看到一个新号就M聊他:

“这位少侠,我是你未来的师父父啊!”

却从未有人理睬。

跑去跟自己的橙武徒弟哭诉,

粑粑思索了许久,说:

“哦,他们一定是不知道怎么看密聊。”

 

贴吧里有很多人叫嚷着舔军娘,舔毒姐,

舔二少,舔喵哥,舔道长,舔炮哥……………………

但是当你在游戏里挂机的时候,

你会发现——

 

真的没有人会舔你。

 

哦不,其实也是有人会舔的,

——只不过是在上橙武徒弟的号的时候。

 

看到世界上有人在发:

“趁复制党不在,撩一个情缘,我是认真的!”

你M过去——

哦。

 

然后过一会,亲友毒姐兴冲冲地来找你——

哦,这不就是刚刚那个“开玩笑”的人么。

 

你对大徒弟说:“剑三真是欺负萝莉啊,毒姐就情缘,

秀矮子就假装开玩笑。”

橙武粑粑轻蔑一笑:“师父父,你一个男人逗人家真心找情缘的干啥。”

“谁说我是男的了。”

“就是嘛,人家毒姐毕竟——”

“等等,什么?你是女的???”

——哦。

 

被人拖去打英雄花月了,本来以为是去救场的,
开着一个W8文王毕业特下武器长歌进团,
没想到是一个成就团,团里各种雪河/大橙武……
所以为什么叫我一个宏选手过去???
待我打完再来更。

 

 

 

 

 

 

 

 

嗯?长歌什么时候改姿势了?????

说来收了粑粑到现在,一直都没有跟他上过YY。

一边粑粑还在那边将信将疑。

“师父父,你不要为了勾引我就谎称你是女的啊!”

“我总不能为了表示我不想勾引你,就去做变性手术吧。”

“所以你真的是女的?”

“真的呀。”

“那为什么他们都叫你妖秀?”

 

哦,那是因为有一天晚上人不太舒服,

脑子浑浑噩噩的,说话不经过大脑。

随口嘟囔了一句:“这片子我挂了一晚上了怎么还没下完。”

亲友问我:“你在下什么片子?最近好像没什么好看的电影啊。”

我毫无意识地照实回答:“谁下电影了,下小黄片儿呢。”

“那也不能叫你妖秀啊。”粑粑一脸愤恨。

正主儿却毫不在意:“那我们还叫云云是傻秀呢,难道她真的傻?!”

“她是真的傻啊!”

…………哦。

 

粑粑不相信我,非要跟我上YY。

上就上呗,虽然我声音不萌,

但总还能听出来是个女的不是?

利索地爬上YY,把我的频道发给粑粑,

拉他上来给了个黄马,和他打个招呼:“嗨,宝贝儿~”

YY里长久的沉默。

“所以,徒弟弟你不能说话还要拉我上YY做啥?”

“谁,谁不能说话了。”

“那我跟你打招呼,你怎么不理我。”

“我那是被你给惊(e)吓(xin)到了。”

 

(二)

虽然知道粑粑有个大号,我也没太在意。

该带他跑商就跑商,该陪他躺尸就躺尸。

偶尔遇到仇人的时候,还能有人替我报仇,多好。

不过被埋的时间多了,仇家都掌握了规律,

在我带粑粑小号的时候打我,看到粑粑大号来了就走。

 

“喂,师父,你到底犯什么事了?”粑粑坐在我的尸体旁边打坐。

我一个鲤鱼打挺(?)起身:“什么犯什么事?”

“你也不像是个会有仇家的人,怎么惹上的他们?”

“哦,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粑粑安安静静地等着。

“但是我已经忘了。”我回满了血蓝,继续跑商之路。

粑粑一言不发地走在我后面。

——哦,对了,粑粑小号在我自己一个人的菜地帮会里,

所以我们跑商,其实是走商……

 

我没想到粑粑对这件事会这么上心。

有一天,他突然问我:

“师父,你贴吧ID是不是蝶舞清墨?”

“是啊。”

“这么平淡?你不惊讶我是怎么知道你贴吧号的吗?”

我叹了口气。

“徒弟弟,别以为你自己智障,其他人也都跟你一样智障。

我贴吧ID和我QQ昵称一模一样,头像也一模一样,

猜不出来才是有鬼了。”

粑粑被我噎住了。

 

但是他很快就平静下来:“这不是重点。”

“我发现你这个号发过几个帖子,有点像故事,又有点像真的。

最关键的是,所有故事的主人公,必定是个纯阳。”

“师父,你很喜欢纯阳吧,你——”

我打断:“谁说我喜欢纯阳了?”

“那为什么……”

“徒弟弟啊,你太单纯了。你就没有想过我是在黑纯阳吗?

毕竟我写的那些故事里,纯阳都是扮演负心汉的角色。”

粑粑恍然大悟:“对哦!师父其实是讨厌纯阳!”

我义正言辞地点点头:“不,我是真的喜欢纯阳。”

粑粑:???

 

我叹了口气:“好了,不逗你玩。”

“徒弟弟,你还记得吗?前阵子你没抢到一代金,

只能问黄牛收,那时你天天喊着恨死黄牛。

但是你忘了,之前你也同样问黄牛收过六红,

如果没有黄牛,你永远也没有可能穿到六红。”

“同样是黄牛,为什么你的感觉变了呢?因为你的立场变了。

原本他们站在你的利益面,现在他们成为了你的对立面。”

“师父——”粑粑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我知道你想知道我过去的事情,一则我并不想说,

二则这些事从我嘴里说出来,必定是站在我的立场。

人总是倾向于做对自己有利的事情,站在自己的角度上思考。”

 

粑粑追问:“我是你的徒弟,我听你说的事情,

站在你的立场去处理事情,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我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感觉自从认识了粑粑之后,

我这一周叹的气比我之前一个月的还多。

“徒弟弟,剑三里有很多你想当然,最终却完全出乎意料的事情。”

——“觉得自己的亲友就永远是亲友,敌人就永远是敌人,就是其中的的一件。”

——“你永远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们就会变了。”

 

粑粑非常聪明,一下抓住了我话里的重点。

“师父,你是说……他们以前是你的亲友?”

我不说话,算是默认。

心里在想着,这小直男特么脑子转的还挺快啊,

以后跟他说话得小心点。

他大概觉得我为亲友变仇人的事难过,拍拍胸脯保证:

“师父,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这样的。

就算哪天我们真有矛盾,我也会记得,

你一定不会害我,不会骗我,我会相信你。”

哦,傻子,我骗你的可多着呢。

而且你现在说的,我一个字也不信。

或许现在是你发自内心的,但真到了那天,

谁还会把这种誓言当真?

——“嗯,好,为师相信你。”

 

那个时候要开95新版本,要出长歌了。

粑粑问我:“师父,你要不要练个长歌玩?”

我觉得奇怪:“我为什么要练个长歌?”

“因为你的号都是输出啊,冰心,花间,毒经,

你一定很喜欢打DPS吧,长歌是新职业,肯定暴力。”

我有一秒的愣神,想想也没什么放不下的,回他:“好。”

他说要卖号跟我去新区玩,因为我对这方面比较熟,

就交给我全权处理了。

——哦,其实我只是帮他找了个我熟悉的代售挂上而已。

但他很高兴,他每次使唤我的时候就特别地高兴。

 

大橙武粑粑的号还是很好卖的,

虽然我没想到买家会是一个妹子。

代售宝宝把我和买家拉到了讨论组,

但是修改资料啥的得需要正主儿在呀,

QQYY敲粑粑都没回,不知道干啥去了。

 

妹子挺急的,说买完分离完就要去山里。

(我没写错,买家就是这么说的,实习还是怎么的)

我想了想,拨打了徒弟弟的手机,

原来这货不小心在沙发上睡着了。

全部资料修改完,妹子去分离了。

粑粑越想越不对,猛然想到了什么。

“卧槽!!!师父,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的???”

我看着他,宛如看着一个智障。

“像你这种把手机号和姓名拼音作为账号密码的人,

我不但会知道你的手机号,还能把你的名字猜个大概呢。”

 

妹子一边分离,一边在讨论组里聊天。

说着说着聊起看风景截图,

她说:“不知道是显卡问题还是我设置问题,

我的截图看上去总是很暗。”

我让她试着发一张出来,确实很暗。

随手给她拉了一下曲线调亮又发了回去,

妹子非常欣喜。

我问:“怎么样,有没有瞬间觉得爱上我了?”

妹子回答:“嗯!

粑粑有点无语:“师父你这么会撩妹好吗?”

我语重心长地说:“徒弟弟,学着点,以后你也要用到的。

与其口头上安慰,不如做点实际的,比如直接替她解决问题。

——不过那句爱上我了,我可以说,你却不能,

对刚认识的妹子说这句话,很容易起反效果的。”

粑粑似乎不经意地自言自语:

“觉得师父好聪明啊,还这么会套路,

这样别的男人想套路你就很难了啊……”

我心里一惊,才一个多月,

又到了一个人离开的时候了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