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来世再爱小傻子】

发布于 2020-08-24  2793 次阅读


来世再爱小傻子

——转载自知乎用户@佚名

公主...小春神色慌张地跑进后院云城将军出征回来了他...他带回来一个怀孕的女子我瞧见那模样倒有几分像....像.....

我并没理会小春继续埋我的桃花酒料到这一天会来怎料得来的这么快

将军云城是这长安城大多数女子的梦中情人我是启元的大公主是整个长安最配他的人

遇见云城的时候他还是鲜衣怒马意气风发的少年郎他在皇宫的马场救我于马蹄之下我和父皇说我要以身相许

如愿以偿地我嫁给了他听说那一日长安城内不少女子哭碎了心大家觉得云城被我糟蹋了

皇命难违他娶了我但是很不情愿新婚当晚都没来我房里

我头一次少女怀春也随着这烧尽的烛光渐渐地冷却

第二日云城母亲来给我道歉语气里带着不安他们胆战心惊的模样让我意识到了他们怕我

是的欣容公主嚣张跋扈是长安城内有名的恶女

我眯眼抿了一口茶扶起将军夫人笑道

夫人以后不必叫我公主叫我舒意就好

云城母亲胆战心惊我勾唇笑抬眼就看见了冷眼看我的云城

待云城母亲走后我抿着唇笑着看他

云城小将军怎么不打算给我一个解释

云城冷着脸看我我抿着唇笑毫不在意其实从我说要嫁给他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不喜欢我

早知道我救了你会落的这个下场我就应该让你死在马蹄下

这话委实恶毒了些我非常真心实意地回答他说

哎呀那可惜了千金难买早知道

我凑近他勾唇浅笑

云城小将军我这个人呐最讨厌和别人共侍一夫了所以我既嫁给了你你就得安安心心地做好夫君应该做的

我注意到他莫名红了耳朵一把推开了我丢下轻浮二字便转身离开了

我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衣服翻了个白眼轻轻哼了一声

嫁给他这三年来除了在早膳的时候可以看见他其余的时候根本看不见云城的人影

我倒也乐的清闲自在偶尔在院子里酿酒学做各种各样的糕点院子里的下人觉得我很奇怪有时一件糕点没做好我就会发很大的脾气然后一边哭一边做

在他们心里将军夫人是个奇怪又脾气坏的女人

云城很讨厌我讨厌到恨不得我马上死掉有一次我半夜醒来看见他坐在我床边阴森森地看着我像是会下一秒就拿刀砍我吓了我一跳

我觉得他有病他觉得我有病

他出征时我甚至感觉到他松了一口气因为终于可以不用再见到我

我收起回忆埋好了桃花酒回房间换上了一身衣服

让我们看看将军带回来的是个什么样的可人

我随着云城母亲以及一众下人站在府门口等着云城

云城母亲似乎并不想让我来我安慰她

夫人不用担心舒意不是坏人

但是她似乎更加害怕了脸都白了

云城回来了比离开的时候皮肤更黑了眼神也比过去更阴沉我微微移开目光不忍直视

云城小心翼翼地扶着一个女子下来看得出来很是疼爱女子小腹微微隆起一身白衣蹁跹貌比西子

我忽然呵呵笑了起来说道三妹妹真是好久不见啊

女子脸色苍白起来云城扶着她冷眼看着我说

夫人身体有恙带夫人回去休息

我摆了摆手将军记得我是夫人就好了至于身体将军可能许久未回记岔了吧我身体好得很

我冷眼看着准备上前的下人就差没在脸上写着——我看谁敢动

云城气得脸发红抱住舒鸢舒鸢楚楚可怜地看着我落下一行清泪却只获得我冷哼一声

当晚舒鸢住进了将军府而她的房间外里三层外三层围着精兵防谁不言而喻

我是个跋扈的但却不是个蠢的没傻到要去害她

云城带舒鸢来见我时腰间还别了一把刀知道的人知道他是怕我对舒鸢做什么不知道的人以为将军带刀来砍我的呢

那时我坐在秋千上喝着小酒已经微熏眯着眼红着脸笑

怎么三妹妹还能想起我这个姐姐呀

舒鸢抿着唇和我道歉和曾经一样又愧疚又不安

大姐姐对不起

我歪头一笑不准备接受她的道歉冷言道

没事没事反正有启元在一天我就永远都是将军夫人而你呵呵

舒鸢一哭云城就坐不住了一巴掌把我打懵了他说我不可理喻是个刻薄的女人

我愣了愣摸了摸脸才发现自己已经是一脸泪水了不过不是因为心里难受而是被打得真的挺疼的而我最怕疼了

我脸上挂着泪呵呵笑起来又喝了一口小酒眯着眼笑的样子又娇又甜说出来的话也格外好听

怎么难道将军要休了我不成我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

不成不成皇上只会看见你和我妹妹勾搭在一起未婚先孕你说说皇上会怎么处置舒鸢肚子里的孩子

我已经醉得厉害了看他们的样子也变成了重影我只记得舒鸢哭得很惨吵吵的让我心烦在他们转身时我把手里的酒壶砸向了云城砸到后脑勺还出了血他冷着眼看着我抬手又想打我我开心极了拍手笑道让你打我

不知怎么云城带着掌风的巴掌停下只是看了我一会儿便带着舒鸢离开了

我大话说早了朝廷风云莫测长安城内忽然就人心惶惶我被囚禁在了将军府闲时无聊会趁云城不在时不时在舒鸢的门口嚎着

将军不敢休了我你再怎么样也是一个妾看着她哭得梨花带雨我就心情特别好

那是我的三妹妹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厌恶她恨不得她马上死掉

但是启元真的变天了我那皇叔造反了造反的人里面还有云城

父皇和一些心腹都被关了起来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第一时间便回了自己的院子什么耀武扬威得意洋洋都不敢有了

我从床底下拿出收拾好的包袱小春惊讶极了

公主你什么时候收拾好的

废话那么多再不跑就得死云城不知道忍我忍了多久尤其是这几日我日日在舒鸢门口进行一番羞辱有这机会他不报复回来肯定是不可能的

我带着她从将军府后面离开后门有一个狗洞是我挖的

拨开杂草我刚从里面爬出就看见一双黑色的靴子我愣了一下抬头往上看去吓得赶紧往后跑却被人抓住了后领轻而易举地把我提了起来我双手投降

放我走我让你和舒鸢做鸳鸯

他常年看我都是冷着脸如今却是微微一笑

你来将军府算算时日也快四年了吧

的确是四年有三年云城在军营训练有一年在外面出征我和他总共见面时间加起来没有一个月还不如我和他娘来得亲热

本来你要早几天这样说念着夫妻情分我还会考虑放过你

我知道他的意思了意思是现在不打算放过我了

我被带回了将军府囚禁了起来听不到外面的消息

父皇死了这个消息是舒鸢带过来的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抹着眼泪我看不出她有多伤心

我捻了一块桂花糕咬了一口很甜甜掉牙了

这又是一块做废了的糕点

父皇是被二哥气死的其实究竟是不是气死的也不一定

我看着舒鸢歪了歪头有些不解你过来难道是想告诉我父皇死了你就可以爬到我头上了

她擦了擦眼泪坐下来准备也捻一块糕点

我拍掉了她的手提醒道怀孕别乱吃东西万一出了什么事可别嫁祸给我

她抿唇笑笑姐姐不会害我的

当晚舒鸢便出了事将军府一片灯火通明之时我睡得正香

门被人从外面踹开进来的是怒气冲冲的云城

他说鸢儿的孩子没了你这个毒妇

我一脸茫然皱眉翻了个白眼

关我什么事

云城恼火地指着我说

鸢儿就是吃了你院子里的糕点才出事的

我清醒过来然后毫不在意地打了个哈欠

我有病啊我给她下毒这不是想提早见阎王嘛虽然我父皇死了但是我还不想死啊

他让人把我押进将军府的地牢里我走时抱走了床上的被子

云城倒也没有阻拦我好心劝道别难过了说不定孩子不是你的她想嫁祸给我呢

云城看着我手里的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哀嚎起来

杀妻了将军杀妻了

他青筋暴起收回刀

你最好祈求这件事与你无关

地牢阴冷我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先见之明被子叠着盖还是很暖和的

第二日午时云城进了地牢他面容憔悴看着我的目光像淬了毒——

他发现我的糕点里有藏红花

我被他打懵了一连好几日他都在牢房里逼问我

如今我不是公主了谁都敢上前踩我一脚

我被打得到处都是伤哭到最后眼泪都掉不出来

我又疼又饿到最后我只迷迷糊糊地看着云城发怒的脸逼问着我是不是我做的

我摇头坚持道我没有

然后又是一轮毒打我感觉到自己浑身都是伤有人用火钳烫我的身体烫得我尖叫起来

我从来都没这么疼过有时候我也会后悔以前就不该这么嚣张如今落的这个下场这府上却没有一个愿意为我说话的人

唯一的一个是我的陪嫁丫鬟小春但是她自身难保就在我的隔壁受的伤比我还重却还在为我辩驳字字如血云城想用这种方式逼我承认

我感觉有人烫了我的脸我清楚地听到脸上肉滋滋的声音我猜我肯定毁容了到最后我甚至说不出一句话了我奄奄一息手指滴着血我清楚地听到血滴落的声音我觉得我快死了

但是我没有死事情出现了转机舒鸢的贴身侍女被带了进来她被查出曾经买过藏红花在严刑逼供下她全部招了

藏红花是舒鸢叫她买的叫她趁人不注意放在我的糕点里我听着不知道怎么来了力气睁开了眼睛笑得满嘴是血半张脸都是烂肉像个地狱的恶鬼很是骇人

我都说了不是我

我边说边吐血看着云城震惊的脸很是好笑

我又不是大罗神仙能预测她什么时候过来好提前准备下药

我被人放下刑架落入一个宽厚温暖的怀抱里

你果然是只会打打杀杀的莽夫这种事情都不会动脑子

我感受到他的慌忙嘲讽地笑出了声他安慰道别说话了等下太医就来了

我昏过去了轻轻哼哼着

是的很疼哪里都疼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日后我睁开眼睛床边是面容憔悴的云城

我伸手摸了摸脸已经结痂了我浑身疼得厉害一张嘴眼泪就掉了下来

小春呢我想在这个府中我最对不起的就是小春了

云城愣了愣慌乱避开了我的眼睛我的心沉了沉挣扎着站起身来眼睛通红地看着他

旁边有侍女解释道小春蓄意谋害鸢夫人还试图栽赃给夫人你好在如今已经伏法夫人也不必为了这种人伤心了

我愣愣地听着不可置信地看着云城他手指紧握不敢看我的眼睛

我呵呵笑道云将军不是向来光明磊落的吗

他扔下一句你好好休息吧便匆匆离开

我躺在床上忽然很难受甚至在想我做的这一切究竟对不对

所有事情如我预料一般可我唯独认错了云城云城是启元的保护神他长得好看性格刚正有勇有谋光明磊落

我忘记了他是人是人就有私心而舒鸢就是他的私心他不想让舒鸢背负骂名我作为他的妻子他又对我怀有愧疚所以他让无辜的小春为这件事画上了句号

我躺在床上笑得张扬肆意

我向他提出要离开长安城他愣了好一会儿轻轻开口说道不过一个奴婢而已

我戴着云城亲自为我打造的银色面具挖出了我很久以前酿的酒

云城从未见过我那么洒脱的样子他手指捏紧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着一丝抓不住的不舍

非要走吗他问我

我点点头我要足够的银子还有一匹快马

我利用了他的愧疚离开了长安成我自由了这座长安城困了我好多年

他看着我忽然笑了第一次叫了我的名字舒意当初你要死要活求先皇把你嫁给我的时候我在你心里有没有一点不一样

我歪头笑得肆意张扬不曾有过

他点点头不再说话目送着我离开

我真的彻底自由了我花了 10 年布下了这个局报了仇搅乱了启元这一池清水最后全身而退

嫁给云城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云城不喜欢我我甚至还知道他喜欢我的三妹妹舒鸢他们两情相悦

我特意摔下了马让云城救了我然后哭着喊着求父皇把自己嫁给他

彼时我的三妹妹还是一个有些古灵精怪充满灵气的女子几乎没有人不喜欢她

我是个喜欢随大众的自然也不例外我也认为舒鸢应该得到这世界上最好的东西

我从小长大的宫里是个很枯燥又很冷的地方所有的人阿谀奉承自私凉薄无数的人想进去无数的人想出来

我曾经遇见过这样一个人他朗朗清绝遗世独立喜欢穿月白色的长袍笑起来的眼睛像是一弯漂亮的新月会说很多好听又有趣的故事他是我在枯燥的皇宫唯一的乐趣听着他的故事我会特别向往宫墙外面的事情

他叫宋清涟他还有一个小名叫宋家小傻子

这个天生痴傻的人死记硬背话本子里的词然后偷偷溜进皇宫给我讲了一个又一个有趣的故事

宋家被秘密抄家的那天宋清涟还剩最后的大结局没有和我讲完

我把他藏在了我的柜子下我说你不要出来等人走了你再出来

他很乖看着我笑弯了眼睛捂住嘴摇摇头我不说话

我很傻的以为我可以护住他我后来才知道当晚被抄家的还有我外祖家

我关了灯守在柜子外面看着窗外外面整个皇宫都灯火通明宋清涟小声地说着

舒意我饿想吃糕点

我从桌子上扒拉下一盘糕点从桌子下偷偷塞给他糕点只有两块了

你躲在这里不要出声谁来也不要出声我出去给你拿

他乖乖的没有出声

可是等我端着各式各样的糕点回来时一切都变了

殿内被烛光映得亮如白昼父皇坐在主位怀里抱着舒鸢

舒鸢小小的缩在父皇怀里怯怯地看着这一切

而我的小傻子被人摁着跪在地上哭声不止我手里糕点掉落父皇完全无视我跪在他脚边的哀求

我的小傻子他死了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便是

舒意我怕

我能感受到温热的血溅在我的脸上模糊了我的眼睛宋清涟的头颅像球一样骨碌碌滚在地上

我愣愣地看着这一切像是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耳边传来舒鸢的哭声

父皇温柔地哄着她而我跪在父皇的脚下连哭都哭不出了

母亲跪在乾清宫一夜求父皇放过外祖父一家等我赶到时就看着母亲一头撞死在了柱子上

我没有过去坐在地上看着她被宫人们带走

父皇来找我谈话说了很多声音平淡又温柔如同寻常人家的父女他从未这般和我说过话可是我想不起来他说过什么了

我只能看见他的嘴一张一合我只觉得他扭曲又狰狞我没见过恶鬼但是那一刻我似乎知道恶鬼是什么模样

后来我生了一场大病父皇似乎是为了弥补我给我请了很多太医

等到我那场病好时那个冬天也过去了

舒鸢找我道歉她哭着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她不知道父皇找宋清涟是为了杀他

我忽然觉得三妹妹似乎也并没有灵气逼人反而咋咋呼呼很吵

她一直说着对不起大姐姐

我掩下眼底的情绪微微露出一个笑温柔极了拍了拍她的手

三妹妹不过一个傻子又是罪臣之子死了便死了我不怪你

她惊恐地看着我然后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我擦了擦手看着她的背影透着寒光

我心中明白我这愚蠢的三妹妹永远都不会知道当日父皇教训我时说

若不是鸢儿告诉我宋家小娃在你那里与你亲近你是不是想包庇他一辈子

那一刻我明白了舒鸢的心思她以为所有人都该喜欢自己包括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傻子

我讨厌舒鸢讨厌她这忽如而来的嫉妒心

我也讨厌这些长安城的公子哥他们对小傻子的嘲笑欺辱时常出现我梦中我动手打他们就像他们曾经打宋清涟一样

因着我是公主他们敢怒不敢言从此便只能绕着我走

然后我得了一个恶女的名声我觉得好笑极了

父皇待我极好又像是彻底不管我了

后来我知道了很多有趣的事情那天晚上宋家与我祖父家被抄给皇上通风报信的是辰妃母族辰妃就是舒鸢的生母

还有云城父亲是当今的摄政王而所有人都知道皇位是我父皇从皇叔手里抢来的他们设了一个局让父皇亲手把自己的心腹一点点地铲除其中就包括宋家和我外祖家

是父皇把到手的江山一点点交付出去我恨他愚昧恨他猜忌所以我眼睁睁地看着他把最后的兵权也交了出去

我是如何知道的自然是在墙角听见的辰妃对她女儿可真是不避讳

而舒鸢扬着这张天真无辜的脸什么都清楚

所以舒鸢千辛万苦地接近云城想做他的夫人可没想到被我截胡

但是舒鸢是什么人呐她天真活泼古灵精怪不谙世事女扮男装追随着姐夫出征回来孩子都有了可是没有人会怪她的

这其中少不了辰妃从中打点说实话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有些震惊我就从来见过这般不要脸的母亲

而我嫁给云城就是为了今天好像所有事情按照我预料的方向发展

可唯独我失去了小春那个笑起来一脸天真的小丫头在狱里一直为我辩解的小丫头

我知道启元国会变天而皇子会以各种理由死掉公主会嫁到周边偏远国家和亲被榨干最后的价值而等待我的是死我毫不怀疑云城会杀了我给舒鸢腾位可我不想死

所以我提早收拾好了包袱我想着结束这一切这么多年我也累了等出去了我要给小春找个善良的好男人嫁了然后一个人快快乐乐地过完下半辈子

可我没能逃出去我也不慌所有即将发生的事情都在我心里演示过一遍

不过云城似乎不打算杀我这是我没想到的所以舒鸢想亲自动手她不想做妾

舒鸢的确是想嫁祸给我因此她只放了很少的料以确保最后能及时救回她的孩子

是我放了很多的藏红花在糕点里让她这个孩子无论如何也保不下来

她可能也不知道那天给她接产的稳婆是宋家夫人宋清涟的母亲她是那场厮杀里从火里爬出来的宋家唯一的活人

但这不是因果报应而是宋家夫人等这一天好久了

那天舒鸢生出来的孩子是个死胎而宋家夫人给她喂了一碗药让她这辈子都没办法做母亲的药

宋家夫人死了跳入了长安城内的护城河里她哭着笑着如同疯癫

她跳进河里为自己的罪孽做了个了结如同她所说舒鸢那个出生还没来得及睁眼的孩子是无辜的

我回过头看去云城的身影寂寥我挥了挥手向他再见

我利用了云城的愧疚之心心安理得地离开了长安这座牢笼皇宫宫变我其余未嫁人的妹妹们去了蛮人之地和亲而我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确保了我下半辈子的安稳

离开前舒鸢对我说

舒意你毁了我后半生你得意吗

我笑了笑还好

她如愿嫁给了云城做正夫人城中人为他们的爱情故事所折服忘记了原本的将军夫人是曾经的大公主

听闻将军后来纳了很多妾将军夫人宽厚仁慈从不和将军闹红脸他们很恩爱恩爱吗不见得自那日被查出舒鸢买藏红花时他们之间所有的信任所有爱意所有舒鸢在云城心里的形象都分崩离析了

而云城过不去他心里那关云城是个固执甚至偏执的人他认为他手上所沾的血都是活该被杀的人的血可是为了舒鸢他杀了好多无辜的人

他们注定不会快乐

舒鸢说得没错我毁了她的下半辈子可我不后悔

我骑着马朝远方奔去一切都结束了

舒意

舒意走过许多地方看了很多风景终于在一个酒楼里听到了宋清涟最后那个故事的结局原来在那个故事里他们幸福美满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

舒意做的糕点成了一绝传遍了十里八乡

人们听说那长安城外十里亭有人开了家糕点店店里的老板娘还会说书讲得比话本子还精彩

糕点店终日座无虚席客人们每次不听完结局心里就跟压了块石头似的然后明日又得来

老板娘今日讲到哪了

楼下有人喊道楼上传来女人清脆的声音

今天这故事可要结局了大家可得听仔细了

老板娘讲的所有故事都是圆满的可每次听完都莫名让人觉得遗憾

众人喝完茶吃完糕点起身离开时总想着明日还得来

一间包厢里已经有了些胡须的男人捻起一块糕点旁边有人唤他

将军

他出声道老板娘为什么你的故事好像总是不圆满

老板娘笑着回应道:「人这一生就没有圆满的。」

云城

云城想起了好多年前的事情那时他还是意气风华的少年郎

先皇赐婚要把启元的大公主嫁给他

他早就听闻过欣荣公主的名声了又狠又毒嘴巴跟刀子似的说话从不顾及是个恶女

他却觉得她是性情中人不阿谀奉承也不与他人虚与委蛇

虽然他们之间没有爱但是他觉得他们可以做朋友更何况他对她还有责任

新婚前夜他还是紧张的忙前忙后准备了好多却忽然想提前看看自己的新婚小妻子是什么模样会不会如他一般也会紧张会羞涩

毕竟他可是知道这婚事是公主自己求来的想来她也是喜欢自己的吧

他偷偷翻上了公主府的墙却见公主在院子里醉得厉害

公主靠在院子里的一棵树坐着抱着酒壶脸颊红扑扑的眼睛像含了一汪春水好看极了少年心动不过一瞬间

他凑近她戳了戳她鼓鼓的脸颊忍不住笑了笑

少女忽然抱住他哭得可怜极了小鼻子一抽一抽的他轻轻拍了怕她的背哄道别哭了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多温柔

然后他听见她含含糊糊的话如坠冰窖

她说:「宋清涟我好想你我要失言了我要嫁给别人了。」

番外

长安城下了好大的雪

舒意提着小暖炉坐在殿门口看着被大雪裹住的皇宫

外面的雪纷纷扬扬洒落今天是大年宫里要举行宫宴

侍女春晓将殿内的炉火烧的旺旺的又拿来一个厚厚的斗篷披在舒鸢身上

公主殿下宫宴就要开始了让奴婢为你梳妆打扮一番吧

小舒意眉眼不见喜色小嘴撅了撅声音也莫名变得有些委屈

不想去她裹紧斗篷将小手放在炉子面前暖暖的

公主怎么了

春晓蹲在舒意面前忍不住问道

上次夫子布置的作业明明我也完成得很好父皇却只夸了三哥和三妹妹

舒意眼神里委委屈屈的看的春晓也难过起来了

世人皆以为这宫里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公主的身份又尊贵可是这位殿下却没有一天是高兴的

公主不要难过了陛下日理万机兴许是忘了呢

舒意张了张嘴想说这不是第一次了还有上次上上次但是又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叹了一口气她真是一点都不喜欢这里

舒意裹着斗篷手里提着暖炉朝大殿走去路上有扫雪的宫人

宴会上很热闹她走到自己的位置上等着宴会开始

舒意被气氛感染也忍不住带上了些喜色

忽然她腰被人戳了戳她低头看去从桌子下露出一双漂亮的眼睛食指轻轻嘘了一声

大姐姐舒鸢歪头小声喊道小模样俏皮可爱

三妹妹你躲在这里干什么舒意微微弯腰问道

大姐姐可要掩护好我等会儿父皇来了给他一个惊喜

舒意揉了揉舒鸢的脑袋她这三妹妹笑起来可真好看难怪讨喜

那日舒鸢从桌子下偷偷溜出来给父皇跳了一个新年舞舞蹈并不是很美但是看着憨态可掬赢得了满堂喝彩

三公主灵气逼人古灵精怪的难怪讨皇上喜欢舒意听见有人说道

舒意看着自己的礼物被父皇随意地放在了一旁把小舒鸢抱在自己旁边坐着

鸢儿这礼物甚是有新意

舒意抿了抿唇拿起了桌上的糕点微微尝了一口真甜呀

她一抬眼就看见自己母亲的目光里面有些失望

她低下头眼睛莫名有些酸涩

舒兰笑了笑说道大姐姐这三妹妹就是比我们来得讨喜

舒意也笑怎么你嫉妒

舒兰被噎了一下撇撇嘴小声嘟囔谁嫉妒那个马屁精了

回宫的路上舒意选择了绕远路前方有一群人她皱眉问春晓

那是谁

春晓抬眼看去回公主最里面那个是宋太傅长子宋清涟

说着她凑在舒意耳边解释道宋公子好像出生就是个傻子

舒意若有所思

宋清涟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脸还带着婴儿肥傻愣愣地看着围在自己的人他皱了皱眉抱紧了自己手里的暖炉

他歪头看着为首的少年声音里有些疑惑不解

陆家哥哥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少年们哈哈大笑甚至笑弯了腰

宋清涟看了看周围眼里闪过一丝害怕朝后退了几步

然后少年一拥而上把宋清涟推到在地宋清涟似乎已经习惯了习惯性蜷缩着身子任由别人的拳头落在自己身上

让你天天跟个马屁精一样让你和夫子告状

有人渐渐露怯戳了戳为首的少年说陆公子他不会告状吧他爹可是……

这位陆公子皱眉然后不在意地笑笑

放心他就是个傻子傻子说话谁信呀

说完他还恶狠狠地威胁道傻子不许和你爹说听见没

舒意抱着暖炉站在前方身后跟着一大帮宫人声音清脆

住手

少年们认出舒意稀稀拉拉地跪了一片只有宋清涟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她

舒意和宋清涟第一次相遇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彼时寒风刺骨梅花开得正艳宋清涟的声音像是泉水叮咚一样:你真是个好人

舒意怪不好意思的清咳两声举手之劳而已

宋清涟弯了弯眼睛却忽然疼得龇牙咧嘴

你疼不疼舒意问

宋清涟点头眼泪汪汪小嘴一撅

舒意只觉得这小公子生得可真好看呀于是忿忿道那你怎么不打回去

宋清涟一下子就难过起来了要是让父亲知道他又该担心了

宋清涟头发也乱了衣服在地上蹭那么久已经有些湿了只有一张小脸还干干净净冻的有些发红傻乎乎地看着舒意

下次他们再打你你就打回去你越是让着他们他们就越喜欢欺负你

宋清涟挠了挠头弯着眼睛笑起来然后认认真真地说道打人不好

舒意无言以对只觉得这小公子真是傻

是别人先打你的是别人先做错的

宋清涟固执已见只摇头重复道打人不对我不能和他们一样

舒意说不通气得转身就走宋清涟下意识跟着舒意直到春晓忍不住开口道宋小公子你怎么一直跟着公主

宋清涟低着头不说话偷偷用眼睛瞅着舒意

舒意被看的心里一软她拉住春晓的袖子央求道春晓姑姑就让他跟着我吧他身上全是伤而且他衣服都湿了

公主这样不好

春晓张嘴就想说些什么却对上舒意央求的目光话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

若父皇问起来不关你的事

舒意继续说道春晓叹了一口气舒意朝他笑了笑把手递给他走吧

宋清涟看着舒意的手把自己手在衣服上蹭了蹭才小心翼翼地拉住

舒意将宋清涟带回自己的殿内天气寒冷殿里的炉火烧得暖暖洋洋的

春晓带着宋清涟给他换上了一身干净厚实的衣裳

衣裳有些大宋小公子将就一下

那日宋清涟待在舒意那一下午春晓目光温柔地看着殿内玩耍的两人摇头笑道公主再怎样也只是一个孩子

忽然她脸色一变对着外面女人一张阴沉的脸扑通跪在地上

娘娘……

宋清涟是被宋太傅带走的舒意窝在母亲怀里看着下方躲在宋太傅身后朝她笑的小傻子也微微弯了弯眼睛

两个小家伙眉来眼去宋太傅摸摸宋清涟的脑袋然后拱手作揖道多谢娘娘和公主对小儿的照顾

母亲摆手笑道宋太傅说的哪里话是这两个小家伙比较投缘以后啊可以叫宋夫人多带小公子进宫陪公主一起

宋太傅眼神闪了闪弯腰点头

娘娘说的是

宋清涟临走时跑到舒意跟前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小声祝福道舒意新年快乐

舒意愣了愣笑起来

你是第一个和我说新年快乐的人

那时候的舒意还不懂这些言外之意只记得母亲十分高兴破天荒地留在了舒意寝宫过年

舒意再次见到宋清涟时已经是上元节他跟在宋太傅身后偷偷看着舒意笑

舒意绷着小脸偷偷瞅他这动作不知怎么被舒鸢看见她拉住舒意的袖子小声问道大姐姐你认识他

舒意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舒鸢看着舒意才开口道那小公子我也我认识是宋清涟我经常看见他们和陆公子玩

舒意轻轻哼了一声想起陆公子那张脸陆公子是个什么东西

舒鸢抿了抿唇凑道舒意耳边说大姐姐声音小点莫让旁人听了去

舒意看了眼四周果不其然看见有人往这边看

宋清涟早就坐不住了等宴会散去他偷偷溜到舒意那里轻轻抓住了她的袖子

舒意回过头就对上了宋清涟一双笑成新月的眼睛

宋清涟依旧是一身月牙色的衣裳看着舒意小心翼翼从衣兜里拿出一个干净的帕子

你上次帮了我这是我的报答

舒意看着他捧在手掌心的帕子小心地打开里面躺着一个雪白的小兔子

舒意眼睛亮了亮这是什么

宋清涟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

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这是春记楼最有名的糕点我最喜欢了送给你可惜不能带多了不然我想全部都带给你

舒意还没说话旁边就传来舒鸢的声音她惊喜地看着宋清涟手里的小兔子

真好看她睁大眼睛微微凑近那小兔子伸出一只手指想碰碰小兔子的脑袋

却被宋清涟躲开他收回手放在胸前警惕地看着舒鸢

舒鸢有些无措地收回手下意识往四周看了看

宋清涟手指捏紧低下头下意识躲到了舒意后面

没有了只要这一个

舒鸢撅了撅嘴我也想要嘛说完她上前揽住舒意的胳膊摇晃撒娇跟舒意说大姐姐我也想要

舒意犹豫了一下回头看了看低着头不说话的宋清涟

舒鸢仰着小脸可怜兮兮地看着舒意

宋清涟小嘴撇了撇把手里的糕点给了舒意

舒意这是给你的

舒意咬唇把手里的糕点塞给了舒鸢舒鸢眉眼舒展

谢谢大姐姐

宋清涟眼睛一暗抿唇不说话看起来有些不高兴

舒意拉着宋清涟回了自己的殿内此时外面的枝头已经冒出新芽

舒意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些心虚

宋清涟磨磨蹭蹭地坐到了殿内的毛毯上愧疚又不安

舒意对不起没有东西送给你了

舒意愣了愣眼睛弯了弯盘腿坐在他对面伸手戳了戳他的额头

你还真是个小傻子呀

宋清涟眼睛一弯乐呵呵地傻笑

舒意莫名有些难过她仔细叮嘱道宋清涟如果你被别人欺负了你就告诉我我帮你欺负回去要是我不在你就自己打回去

宋清涟歪着头眼神清澈透亮舒意你真好

舒意噗嗤一笑你不是说打人不好嘛

宋清涟低头傻笑然后想起什么他眼睛一亮露出一口小白牙

舒意春记楼有一个说书人说得可好了我和你说呀

宋清涟讲得抑扬顿挫小脑袋一晃一晃的

宋清涟讲的是一个秀才和女鬼的故事舒意的心也随着剧情的发展渐渐好奇起来

话说那秀才刚到洞口……宋清涟忽然卡住疑惑地揉了揉脑袋然后不好意思地朝舒意笑笑

后面呢舒意问道

对不起舒意我忘了

舒意心里微微闪过一丝遗憾小嘴一撇不讲完我今晚肯定睡不着

宋清涟盘腿坐下我能记得结局结局秀才考上状元但是女鬼却消失了

舒意小嘴微微嘟起这样讲故事一点都不好听

宋清涟看着舒意凑到她耳边:

舒意你喜欢听故事吗

舒意点点头她在宫里听的最多的就是关于各位娘娘们的八卦无非就是淑妃又说了谁谁谁的坏话良妃和辰妃积怨已久斗了好些年

那我以后都说给你听吧

舒意其实心里是不抱希望的毕竟宋清涟不是每天都可以进皇宫来的但是她还是点了点头在宋清涟脸上盖了一个章

第二日见到宋清涟时舒意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殿内盘腿坐着的白衣少年在她进入宫殿时转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其实宋清涟不笑的时候还是看不出天生痴傻的可是他一笑便像一个没长大的小孩

舒意我没骗你吧

舒意欢喜极了盘腿坐在宋清涟面前

你怎么来了

宋清涟眼睛一弯凑到舒意耳边悄悄地说道

我求了爹爹好久呢以后我可以天天来你这里了

舒意眉头一皱眼神示意了一眼春晓春晓点头悄悄退了出去

宋清涟今天换了一个故事讲关于西街的豆腐西施的

舒意才知道原来宫墙外面的的生活是这般热闹又充满酸甜苦辣的

宋清涟绘声绘色地讲着还模仿着人物的语言神态逗的殿内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舒意知道了外面的长安街很大街尾有家包子铺那家的包子最好吃长安城内最有名的糕点铺是春记楼

宋清涟一提到糕点如数家珍好像世界上没有他没吃过的糕点一般

舒意让春晓端来糕点两人一口一个地吃着宋清涟眼睛都眯了起来

你吃这么多不腻吗

舒意忍不住问道宋清涟看着她眨眨眼睛有些不明白的模样

舒意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说她咬了一口糕点真是甜呀

春晓进来凑在舒意的耳边说着什么舒意看着面前低着头吃糕点接触到自己目光时露出傻笑的小傻子轻轻叹了一口气

你不去太子哥哥那里伴读来我这里干什么

宋清涟消化了一下舒意话里面的意思露出一个笑小声地说道我在太子殿下那里也没有什么用我也不喜欢待在那里

舒意又忍不住心疼起这个小傻子来她伸手戳了戳他的额头

那你待在我这里吧反正我也无聊得紧

门外传来舒鸢百灵鸟一般的声音大姐姐听说你这里有故事听

舒鸢看见殿内的宋清涟眼睛一亮

宋清涟我也想听故事

宋清涟一看见舒鸢就皱了皱小眉头撇了撇嘴低下头沉默地吃着糕点

舒鸢有些尴尬不知所措看着舒意

大姐姐……

舒意也有些尴尬她安抚性地笑了笑他不喜欢生人三妹妹别介意

却见宋清涟有些委屈地看着她舒鸢瘪着小嘴眼泪欲掉不掉转身就跑了出去

舒意无奈地看着不说话的宋清涟

怎么了

宋清涟抬起眼睛看她然后又低下头舒意于是不问了

后来宋清涟经常来舒意这讲故事唯一不同的是多了一个听众舒鸢

宋清涟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舒意舒意低下了头

三妹妹也一起听你说你的就好了

宋清涟点点头无论舒鸢怎么捧场也无视她

舒鸢有些尴尬却也忍不住想听宋清涟的故事每日都抱着瓜子点心来舒鸢的殿内

但是日子一久她脸皮也挂不住渐渐地就不来了

宋清涟看起来一点也不高兴来的时候眼圈都黑了说着说着就忍不住打起了哈欠有时候甚至还睡着了

舒意听到一半被打断心里有些焦急

她轻轻地推了推宋清涟宋清涟迷迷糊糊睁着眼睛

舒意我困

可是还没讲完呢宋清涟哼哼唧唧舒意有些心疼给他盖上一床薄毯

宋清涟睡醒闻到了糕点的香味他坐起身来朝舒意露出一个笑容

舒意你真好

宋清涟你晚上做贼去了吗睡这么死

舒意没好气地说着她快吓死了以为宋清涟出事了又是叫太医又是准备去叫宋太傅的

我晚上有事宋清涟眼神躲闪心虚不敢看舒意一看就是个藏不住事的

你能有什么事呀算了你不说就不要来找我了

宋清涟一急拉住舒意的手

我脑子笨如果不提前记好话本就容易忘记

舒意这才注意到宋清涟喉哝有些沙哑了她有些愧疚

你是不是傻你可以不念书呀

宋清涟摇头认真道不行

为什么

因为舒意不开心

舒意愣了愣宋清涟摸了摸头呵呵笑道而且我以后什么都做不了但可以去给别人说书呀

舒意气急谁说你以后什么都做不了说完她只看见宋清涟对着她温柔地笑

舒意顿时语塞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

宋清涟这种情况以后做官是不可能的好在家底丰厚也能保他衣食无忧

舒意却隐隐感觉到宋清涟一切都明白

宋清涟轻轻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舒意我说书能让你快乐我就很快乐

他微微笑道舒意你不要不开心了好不好我知道很多很多很多快乐的事情我都可以说给你听所以你不要不开心了好不好

宋清涟说话颠七倒八乍一听以为他在胡言乱语

舒意却莫名红了眼睛她弯了弯唇角却掉下眼泪

宋清涟我遇见你就很开心了呀

宋清涟无措地擦了擦她的眼泪

舒意你别哭我把故事讲完你别难过了

舒意戳了戳他的额头

宋清涟想起第一次看见舒意的场景她朝他伸出手把他拉出重围又漂亮又骄傲比他最喜欢的兔子糕点还甜美

舒意你真好

舒意塞了一块糕点给宋清涟笑起来说

舒意一点也不好

宋清涟含含糊糊

我最喜欢舒意了

舒意敲了敲他的额头

——冬月转载自知乎专栏红颜悴,仅用于个人收藏用途